【安雷】confession

皇骑AU   年龄差

一出喜剧x



01
  

王国的北方拥有着最为寒冷的边境,寒风凛冽毫不留情吞噬着生命,充满恐惧和死亡的危险,然而或许是神灵开了小小玩笑,他怜悯身居于此地的人民给予其厚爱,世间最为璀璨夺目的极光照耀着这片土地,珍稀或是丰富的资源也丝毫不吝啬赐予。

特殊的气候养育着特殊的种族,冰城的子民在长久的年月里进化,不畏惧严寒的体质,使他们的性格温和友善,但安逸与和平也使他们放松了警惕。

名为掠夺的战争,毁掉了此地的平和。每年为了防止周边蛮族的掠夺,王国最为出色的骑士团驻守于此,战斗是不能停止的日常课题。

安迷修原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唯一特殊的只有作为冰城的一份子长大而已。他甚至并不是冰城出生的,作为孤儿被他的师傅收养,除去那不知从何而来的正义感,他天生并不拥有什么特别的力量。

但便是这样普通的他,梦想也不过做个三流的贫穷骑士,找可爱的小姐守护她共度一生。

安迷修成功了吗?没有。战争成就了他,也毁灭了他。仇恨像是铭刻在血骨里不能忘怀的一部分,他像个亡灵活在旧日里,握着剑疯狂且愤慨的仇视着敌人。

权利者用最为卑劣的手段伤害他的恩师,而他为了复仇却成为了自己所不喜的人,因为他明白,需要为更重要的事情弯下脊梁。

哪怕失去更多。



02

走过边境荒芜的土地,越过莱顿汹涌的河水,跨过山河湖畔与灼热的大地,到达地平线象征黎明的另一边。凶险的密林无法阻挡他的步伐,路途上的危机他也习以为常。

安迷修独自一人踏向归途,从冰城这个世间拥有最美极光的土地离开,回到他熟悉的王城。

每年最冷时分,连蛮族都畏惧着进攻的寒冷季节里,安迷修都会率领着骑士们,共同前往王都复命。那往往年末的庆典来临的时候,思乡的骑士回归,休憩整顿片刻,便可以在家中久滞,直到新月后返回王国的北境。

但今年对于安迷修是格外的特殊,这并不是一次凯旋的路途,他清楚的明白,这是国王对他善意的提醒和不言于表的告诫。

时间快到了,他仿佛可以看见那威严的已经老去的王者的面容,正缓缓向他诉说。

不久前他又记起来当年小王子意气风发的模样了,琉璃似紫色眼眸中波光粼粼闪着自傲和执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到处惹是生非的神色在记忆里依旧是鲜活,宛如昨日刚刚见过那般美好。

这幅模样存在他心里的某个角落,他都以为他早就忘了。在战争与杀戮中,你心中美好的事物都会渐渐被淡忘,戾气侵入他的骨骼内脏,火在脊柱燃烧肆虐,用着守护的名义去夺取他人的性命。

是否无辜已经不重要要了,他的灵魂早在地狱里焚烧了。

但现在,过了些年岁,他似乎带上温和的表象,不去尖锐的刺伤别人,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他能无忧无虑的年龄,不是那么成熟,有一点心高气傲但却也更加真实,那时总有个霸道的小王子挥舞着剑,嚣张跋扈的气焰说着本该让他很生气的话。

但其实,他发现,他一直都挺喜欢,那记忆里最骄傲的小王子闪闪发光的样子。

虽然他们分道扬镳的有点快,互相厌恶加嫌弃也来的太突然。

当初的安迷修照顾着小王子,看着他长大,听他说豪言壮志大逆不道的话。

其实那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情感。光是注视就已经快要被汹涌的情感所吞噬殆尽,仿佛心底潜伏着不知名的野兽,它会在某个灰暗角落咆哮着,张牙舞爪地向四周宣泄自身的存在。

嘘,心中的主人发话了。他安抚了那要抑制不住的情感。等一下吧。忍耐着不向那耀眼的存在伸出手。

那迫不及待的想要收获果实,那时的安迷修是何等欣喜的,满怀着希望的等待小王子成长。那过程是多么漫长,他在等待与干涉的天平上摇摆不定,愈加烦躁,却也愈加期待着将那份耀眼展示在世人面前的时刻。

虽然,中途他离开了,再回来物是人非。

名为雷狮的小王子是什么呢,他的学生,他的朋友,他的敌人,他悉心爱护长大的幼小的孩子。

他希望雷狮成为王,但又觉得很可能最后会与其拔剑相向。他会为了约定不顾一切的,无论付出什么。

「我会秉承着自己的道路,直到最后一刻。」这是他不曾改变的信念。



03

三天后,等安迷修进入王宫,时间早过响午。

阳光照射着远处的宫殿闪着耀眼的银光。

他走过长长的廊道,面无表情的掠过那些精美的壁画和雕塑。

安迷修欣赏着,能说出每一件的价值和来历,但他绝不会透露出半分喜爱与关注。不然等待着这些无价之宝的,将是雷狮毫无意义的恶作剧破坏。

那位任性的王子当然也是熟知其珍贵所在,但也许这些都比不上给安迷修找麻烦来的痛快。

他讨厌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稀奇。

安迷修快步行走想找到雷狮后立刻离开,要做的事情有太多太多了,他不能将时间无谓的耗费在那些不入流加无聊且麻烦的陷阱。

他既要避免雷狮的风评进一步下降,又要苦心孤诣去日复一日照顾雷狮的小情绪。

但雷狮就是这样个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恶党,给自己找什么麻烦都不足为奇。

「所以那位会搞事情现在到底在哪里呢?」安迷修暗自心急,余光瞟过廊间过道的每个死角,表面却是四平八稳的看不出慌张的模样。

他可以接受任何丢脸,但却不想连累更多的人受到牵连与影响。甚至雷狮本人,都最好不要受到不必要的非议,那就是安迷修的职责所在了。

他踱步走向属于王子的宫殿,一路的侍从将他领向后花园的路口。

一照面就是恶棍欺负手无寸铁柔弱的少女的戏码。

安迷修深呼吸,露出标志性的安抚微笑,营业性的开始为雷狮的形象善后,虽然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虽然顽劣不堪,但毕竟还是有些许贵族的秉性,我至少相信他不会无缘无故对女性施加暴力。」安迷修用一种谨慎的斟酌语气的口吻,但他的表情确实是坚定不移的笃定。

他小心翼翼的护着倒地哭泣的少女,脸却是看向雷狮的,面前之人并非弱者也早过会被流言蜚语所质疑的年龄。

若是胆敢轻视他,等来将是雷霆万钧般的报复外加毫不留情的嘲笑安迷修的自作多情。

你没事吧,听到这句话后,少女的欣喜从脸庞侧颜清晰可见,她默默停止了抽泣,轻轻擦拭眼角的泪水,拨弄着稍显凌乱的发丝,悄悄把被泥土染黑的裙摆藏到身后。

她起身拉起裙身的一角,挺胸抬起天鹅颈似的脖颈和那被泪水洗礼过好略显怜爱的容颜。

她无疑是美丽的,即使是哭泣晕花了眼部精致的妆容,露出符合年龄的稚嫩,在安迷修眼中依旧是可爱的,换做是他必定不会想要伤害着少女半分。

但若是雷狮可就不一定了,他可不会欣赏这样温室里的花朵,宛如玫瑰花一样,需要呵护与爱才能绽放的少女。

他爱的是血色侵蚀般的杀戮与叛逆,只有拥有去迎接战争和鲜血交融的魄力,他所认同的强者,雷狮才会高看对方一眼。

安迷修欣赏着眼前少女的姿态,心底却想着自己猜中了雷狮不喜欢她的原因。

公爵的女儿和国王的小儿子,孤男寡女共处花园,这位怕不是雷狮新的相亲对象。

他甚至用一种老父亲的心态,想着看着长大的雷狮都要被催婚成家,真是时光流逝不等人。


「美丽的小姐,请王庭的护卫伴随你先行离开这个伤心之地,毕竟你也许需要稍作休息,虽然我很乐意做你的护卫,陪同你一起离开,但不巧,我与王子暂有要事相商。在这里请原谅我的失礼,等下次相见我必定送上的我的歉意。」

安迷修眨眨眼,抬手放在胸前微微低头鞠躬,微笑似春风俘获着少女的内心,温和有礼的谈吐更是让她一阵面红耳赤,小鹿撞心使她的内心砰砰直跳,她害羞的低着头,安声道好,再也没敢看安迷修一眼走开了。

这途中她是没给雷狮半分关注的,甚至是故意忽略了本应是主角的王子殿下。怀春的少女,梦想中憧憬着骑士的爱情,那独一无二的纯真和略显苦涩的青春的才是她心中所愿。

她看向的是骑士,是她的梦她的憧憬她的懵懂。

但她不理解的,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距离。

雷狮对此可是嗤之以鼻,他对这种无知少女也是抬不起半分兴趣,但爱情这种在她心中纯洁无法玷污,甚至给了这女人,无谓的勇气去追求一些不属于她的东西。

你,到底在想什么?

雷狮心想,安迷修他可什么都不懂啊。他笑得灿烂宛如个天真的孩子,眼瞳却中充斥戏虐和残暴。

这可是没办法背离的轨迹。

他歪着头看着目送少女离开的安迷修,他又不是你的东西啊,冷眼旁观着这出宛如剧本般的戏剧场景,他饶有趣味的参与着,眼神里的冷意却如寒冰般刺骨。

他凝视着他的身躯,像是看着一副在深渊中苦苦挣扎,为了信仰而活的尸体。

真的是笑死我了,他低声吐露出忠告,安迷修可从来没有免费的温柔。毕竟,他的喜欢很廉价,无法改变他所真正执着的任何东西。他对骑士的背影露出张狂的傲慢的微笑。

当骑士回头训斥时,他便又是一副风轻云淡什么都不在乎的懒散模样了。

安迷修试图苦口婆心是不可能的,「你的礼物,我送到了。」他很想摔下这句话离开,但性格上的感性,还是让他一千零一遍说出反对的话。

「虽然我想知道,但我也不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至少雷狮,我想惹哭一位善良的少女,这可不是一个好的行为。」他吞下接下来猜测的话柄,偷偷叹了口气。

你向来看不起柔弱的女子,但她理论上可能成为你的未婚妻,你就算想拒绝也找个好点的地方,王国后花园,八卦聚集地,明天你欺负柔弱女孩子的传闻就能走出王宫传到大街小巷,为你光荣的历史再创新高。

「总之你注意一点,我就心满意足了。」安迷修冷冷道。他卸下面对少女风度翩翩的温柔假面,告诫自己不要被雷狮接下来的话气的跳脚,煽风点火开始和他大吵八百回合。

深呼吸,冷静,面瘫,跟格瑞学习是他目前想到的面对雷狮最后的方法。

「哟,安迷修,你什么时候又开始关心我了呢。别那一副悲天悯人的圣人样,看着刺眼。」

「留下礼物,然后滚,我会更高兴的。」雷狮坐在靠椅上翘着二郎腿,手中抚摸着一个精致的糖果盒,他还颇有童趣的晃动发出声响,就着阳光观察着盒上精致的纹路,没给安迷修半个眼神。

像是感觉到安迷修明显的不满,「是她自己的问题。」雷狮恶劣的评价「有眼无珠」

「当然了,她的眼光也的确不好,却也勇气可嘉。不是每个人都敢在我面前放言语,我比起你更喜欢安迷修。」

雷狮上下打量着安迷修,看着他的愣神加摇头,冷哼一声「我只是问她,眼睛没问题吧,需不需要王宫的医生治疗,或者找巫师去除降头。她就受害者加身,倒地哭的撕心裂肺,说不要侮辱你。」

「啊,嗯,我……在下并不值得那样的喜爱。」安迷修吐露出真心话,他对那位小姐并不熟悉,公爵的女儿与他并无交集。

更何况,他叹息着看着雷狮摇头。「没有必要的,她只是不了解你。你不会侮辱我,只是孜孜不倦给我找麻烦而已。」

「毕竟你是那么无趣,我看着你就像看一个死人,你只要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无法停止讨厌你啊。但其实有一点,你说的不对。」雷狮按捺不住心中的恶劣与想看安迷修笑话的心情。

「我真的谢谢她比起我更喜欢你,这样的女人我可无福消受」他停顿了一下,一字一句清晰的传入安迷修耳中「毕竟换做我,她和你之间,我也是更喜欢你的,安迷修。」

雷狮握紧糖果盒,力度大到要将其捏碎,他清楚的明白里面躺着一枚稀世的绿宝石,但他并不喜欢甚至一度想将其丢弃,但当他得知安迷修送来的礼物时,他又改变了主意,把尘封已久的盒子从床底下掏出来。

就跟安迷修一样,腐朽的无药可救,活在过去的骑士的荣光里。他是块朽木,即使以前可能是名贵的木材,现在也就死之将近了。

他深深的厌恶安迷修虚假的正义,沉浸在自己的理想里面,为了王国什么都做的出来。

他只想将安迷修那张清高的脸皮撕下来,无论用什么方式。

安迷修,一个多么可笑的人,试图披着羊皮与羊圈里的羔羊厮混在一起,但他本身就是狼,吃草多少年都改变不了肉食的本性。

这个人并不相信自己的优秀,但在过度苛刻自己时成为最好的。

最终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抛弃了过去的骄傲,成为了一个圆滑的去交际的人。他自己都不喜欢的人,别人却喜欢上这幅躯壳。他得到了成功,失去了更多。

这一切雷狮冷眼看着,他只会摘走安迷修花园盛开的玫瑰,撕成粉片丢到安迷修的窗台。



04

雷狮拎起桌上放置的木盒,安迷修送来的礼物,一对绿宝石的袖章,颜色却并不翠绿,跟那枚宝石比起来更像是玻璃珠一样廉价的玩具,对比看上去说不定显得浑浊。

「时间紧,没有找到更好的,下次我会注意的。」安迷修解释道,看似没有在乎雷狮刚才一番话,实际上他都已经吓的有些懵了。

但转念又觉得没必要,便是安下心,还能进行冷静的对话。

「不用」边说着雷狮把手里的糖果盒丢给安迷修,「我也不指望你能带回来什么审美的东西了,送给你开开眼界,贫穷骑士。」

「这玩意颜色真的浑浊,跟你眼睛眼色似的,丑。」雷狮啧啧评价道,一副嫌弃的不能在嫌弃的样子。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污了你的眼。」安迷修早就清楚雷狮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他也习惯某位王子见多识广嫌弃这嫌弃那的样子,他把糖果盒接到手心,轻轻掰开锁扣,露出内里的珍宝。差点没把他吓到手抖,整个盒子掉在地上。

他咽了咽口水,皱着眉仔细研究了一圈,下了结论「……失窃的传世王冠上的那一颗……」安迷修努力回想当初王冠如何丢失,以及说不定会去往的下落。

他心想,说不定不是雷狮搞得鬼,他当年才几岁,是不是最近找回来了,之类的安慰自己的话。


「你哪来的。」安迷修问。

「你猜啊。」雷狮答。

「不猜。你直接告诉我吧,我想想最严重会变成什么样。」

「放心,除了这颗宝石,王冠早就没了。」

「怎么没得……」

「我毁尸灭迹了,把宝石敲下来了,然后砸了,有好多年了。」

安迷修眼前昏黑,王冠值钱之处在于浮雕和金属的工艺,特别的造型加线条,以及历史价值才是它真正的意义。

绿宝石虽然稀世,但它充其量就算王冠的点缀,一个有价之物才能显得更加有价值,没有人会为了这个去破坏一件无价的珍宝,王国的传承。

没有人不存在了,现在有人这么干了。

其实雷狮并没有想那么多,在他心中充其量就是个王冠,当时的他觉得绿宝石好看,为了完整撬下来,就把王冠整个毁了而已。

有点像安迷修的眼睛,但他还在生安迷修的气,挖出来好了。就是这样简单的心路历程。当然现在雷狮是不会说出口的。

雷狮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华而不实的东西也就不需要了,反正事后他研究过,也不太像安迷修的眼睛,他的眼睛并没有那么绿,反而是深邃一些。

他抛着手里装着袖章的木盒,这个还比较像,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他恶劣的微笑着,「恭喜啊,我们是共犯了。」

让我死好了。安迷修心想。他到底是怎样长成这个样子的呢,这是个问题。



fin

评论(6)

热度(34)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