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旅馆

重发

纯吐槽向

01

晴        今天旅馆照常营业

哎呀哎呀,旅馆的事都交给紫堂去研究吧,凯莉还一天到晚担心有天会倒闭。

这有什么呢,要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旅馆只来过格瑞一个客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格瑞现在又在哪里了呢?

                                                                                                             ————「金的日记」



“我不听,我不听,放过我吧,凯莉。”金连连摇头大喊道,他死死捂住耳朵,闭上眼撇着嘴摆出“我就是不听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无赖样。

但很明显金并不像嘴上喊的那么强硬,“你担心过头啦。”他小声嘟囔着。

金有些心虚的偷偷睁开一只眼,再小心翼翼地闭上,换成另一只眼睁开。他像个被欺负的小动物一样,悄悄的望着凯莉,端详着她的神色。

事实上这样的动作重复几次后,金就开始正大光明的瞧着凯莉了。

当他敏锐的感觉到眼前少女笑眯眯的准备发火时,又像个可怜兮兮的受害者一般,眨着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表示自己错了举手投降。

金微微合上的眼眸在帽檐下透出一丝蔚蓝,他眨了眨眼,眼神都带着笑意更显出天真无邪的童颜。

“凯莉,你看啊,现在旅馆的事情又不多,要知道一开始。”金板着手指头数,“就我和我姐姐两个人,哦,对了,格瑞也算上,三个。”

他竖起三个手指头,夸张的晃着手腕,疯狂抖动想突出三的意味。

“现在我姐姐不见了。”

他放下一根手指,神色不见黯淡。

“但这不是还有你和紫堂嘛!再算上格瑞,我们不就有四个人了!比之前还多一个呢。”金热泪盈眶比出了四字,这跟之前比无疑是巨大的进步啊。

当然凯莉是不吃这一招的,她背地里啧了一声,扭头不看金的自我安慰。

她微笑的示意手掌心漂浮的星星,接着就接受到了金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控诉洗礼。

我要关爱这个傻瓜,凯莉心平气和对自己说,微笑。



“来你说说,凯莉来这里多少天了。”

“唔,一个半月多一点?”金挠挠头说出一个时间。

“紫堂呢?”

“比你早来一天。”

“格瑞上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

“二十五天前。”


“好的哦,那么我说说我担心什么啊——像凯莉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呢,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从我到这旅馆开始,没错,就是你说的这一个半月多一点——也就是满算四十九天之内,凯莉就看见一个客人,你能对此有什么解释吗?”

凯莉微笑着,深呼吸终于抑制不住恶鬼般的表情,她以杀人的目光瞪了金一眼,看着金缩着脖子不再一副想在地上打滚撒娇的样子,才勉强收回了目光。

“那有什么啊,要知道这么多年……咳咳。”金像是想到什么,用拙劣的手段打断自己脱口而出的话。

“没关系的,嗯嗯。”他一脸大无畏,用一种理所应当的语气,“格瑞一个人不就相当旅馆两个月的收入。等过几个月,他还会来的,那我们就又会有两个月的收入了。”

当然这句话差点没把凯莉气死。

“一个客人的旅馆这说出去你敢信,旅馆我算不能要求你有五星级待遇,顶级的美食和专业的服务态度。但至少——热水、床铺、能入口的食物。”

凯莉每吐出一个单词,她笑得愈发灿烂,口吻变得柔和参杂着少女可爱的嗓音。

“你有什么?说出来,我们来讨论一下,要知道哦,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旅馆。让客人自己负责连打扫和料理,你好棒棒哒。”

“格瑞不算客人啊!他是我朋友,朋友你懂吗?我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那种!”金抬头望天,看不到天,勉强瞧着天花板。

没错,他的语气丝毫不带有心虚的成分,这话说起来是大义凛然,“再说了,格瑞他也不在乎这一点,这么多年下来,我和他都习惯了。”


#呵呵,男朋友啊#

#莫名心疼格瑞,怎么破,在线等#


“行,你开心啰。那我纠正一点,四十九天我没见一个客人,可以吧。”凯莉冷漠的回复,连微笑的表情都懒得装一个了。

“不不不,顾客即是上帝,给钱的就是客人!”金头摇得像拨浪鼓,非常努力想打消凯莉的看法,他眼睛灵活的转来转去,打着一些鬼主意。

虽然心里金对找客人这件事不以为然,并且在他心目中格瑞也真不算客人,也不算员工同伴之类。

格瑞的定义,对他来说,应该用家人或者兄弟比较好。

对于旅馆能不能经营下去,并不是——金钱上的问题。说实在虽然凯莉不知道。金晃了晃脑袋,旅馆的目的只是为了金和格瑞有个容身之地而已。

这是他的姐姐秋的愿望,能有个属于自己的家。

现在也变成金的愿望——希望格瑞也能有个可以回来的家。

如果远大一点的话,希望每个客人都能把这里当作能回来的地方,不只是身体上的歇息之所,而是能够记得这里发生过的事,经历过的人。

如果能成为朋友那么就再好不过了!

就像紫堂幻和凯莉一样。



就像许多许多年前,那个推开尘封的大门,踏着略显狼狈的步伐的少年,带着失去一切后绝望而愤怒的眼神。

在更古不变似的寂寞中他的心早已荒芜甚至是死去,留在原地的是为复仇而活着的尸体。

他和姐姐递上一杯热牛奶,准备着温暖的棉被,燃起暖炉中的炉火,在大雪皑皑的冬天试图治愈着一个濒临破碎的少年,陪着他度过一年又一年的寒冷。

快冬天了,格瑞也快回来了。



金笑得肆意,又用着坑蒙打岔的手段,“他下次来一定会体验到宾至如归的感受的!格瑞就是我们的客人,老顾客,独一无二的那种。”

金笑嘻嘻说道:“他的存在生生体现了我们童叟无欺十年老店的传统。”

凯莉隐晦的翻了个白眼,“说相声呢。先不提格瑞怎么样,你还没回答我,这个旅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么看这家伙应该是吃软不吃硬的那种,死脑经加缺心眼,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但偏偏——凯莉瘪着嘴,她就是觉得金很有趣,比其他人无聊的人有趣一万倍。那是个肯收留她的一个烂好人,她的前任玩具,新任老板。

她也是不想失去这个容身之所的。至少现在不想,她还没玩够呢!

“凯莉没兴趣管这些乱七八糟的烦事,一点都不有趣,但是为了以防那天旅馆倒闭了,你把凯莉买到哪个不知名的地方抵债,又或者把凯莉扫地出门,我再一次无家可归了怎么办。呜呜呜呜。”

凯莉揉着眼眶,非常明显的假哭起来,真哭的技巧她都没用上,谁叫金那么笨呢。

她暗自摇头,真是没救了,大笨蛋!

“我不管,你得想想办法!”凯莉说这话时,可谓是楚楚可怜。利用自身美貌柔弱的优势,硬生生将金骗的找不着北了。

“别别别,别哭啊,我想想办法,这事包在我身上呢,求你别哭啊。”金手忙脚乱起来,笨拙的想要安慰凯莉,长那么大,他还是第一次惹女孩子哭呢。

“你说的!说话算话。”一秒种收敛的眼泪,真可谓是女孩子的眼泪收放自如。

鳄鱼的眼泪,就那么几滴。金默默感叹着,但关键是就算那是假的,金也看不过去。

再加上某些他不太敢告诉凯莉的事实,金揉着脑袋,上下挪移了一下眼神,力图不让自己显得那么心虚。

“当务之急那我们找个厨子吧。orz等格瑞回来就不用他自己动手了。”

他一边点头,一边一手拽着衣摆的一角揉捏着,那不自在的样子把“有问题”这几个字真是表现的淋漓尽致。太过于明显都使得凯莉不好意思揭穿他了。

金发现自己真不是会隐瞒事实的人,他望了望门口,从未如此希望紫堂赶快来唠叨一番,救他于水火之中。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吧,金叹了口气,希望凯莉不会太生气,“其实我不会做饭。格瑞会,所以一直是他负责的。”

“那就找一个呗。”

“嗯嗯,哈?”

“你是老板,当然是你说了算。”


凯莉恨铁不成钢的摇头,谁指望你做菜啦,你不把厨房烧了都算好的了,乖乖做你的老板吉祥物,外加客串一把大厅服务生都是极限了啦。

我倒找你两个钱,都希望你坐着不要动,不说话微笑就好,用一张纯真的脸去欺骗一下傻逼无知颜控的小姑娘。

然后静等格瑞回来,你冲上去好好哭诉一番,抱紧金主的大腿。

房子有了,车不提,人回来,这样对家好我好你也好。



“我的唯一的要求,唔,准确来说是愿望——你好好待着等格瑞回来。”

不,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我真是个好人。凯莉心中点头微笑,金要好好谢我才行。


凯莉任重而道远,今天也走在担心旅馆会不会倒闭的路上。



fin

评论(5)

热度(21)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