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游矢】Glory-②

“我可以包容一下你的任性。”

赤馬說這句話時,語氣柔和的不可思議。

遊矢覺得胸口似乎有什麼感覺輕柔地微微觸碰著心臟,又好像某種不知名的情感呼之欲出。但最終他還是平息了這份悸動,並且放棄了探知其究竟是怎樣的一种情愫。遊矢的臉上掛上意外的表情,他目瞪口呆之間,不太相信這句話出自自己那毫無人情味的監護人口中。

細想一下,以往任何的任性舉動都在萌芽之際就毫不留情的扼殺到不見蹤影,而幾個月不見,驕傲的皇帝陛下也會說出這種感性的話了……這是發生了什麼必須要他去做的事?所以,這可以說——臨行前最後的仁慈?

遊矢頓時被自己的猜想嚇到,思緒萬千亂成一團。然後,他悄悄地抬頭假裝看著壁爐旁銘刻的燦金家徽,眼神游離飄忽不定,自以為隱秘的斜嫖了他的監護人一眼又一眼。赤馬在心里嗤笑了一聲,表面上保持著不動聲色。

遊矢眼神中上下打量的詫異懷疑成分太過明顯了。

榊遊矢,貴族教育課中的察言觀色完全不合格,必須去皇家魔法學院回爐重造……

思即至此,年輕的皇帝神色自若地凝視著遊矢,仿佛剛才那番脫口而出的寵溺話語不是出自自己嘴中一般。這份坦然給了遊矢些許安慰,臉上晦澀變得不是那麼明顯了。

“我……你,任性什麼的……總之,為什麼一定要去皇家魔法學院啊?”

遊矢侷促不安的問道,他沒有掩飾內心深處的不知從何而來強烈的不平,就像逆反期到來的孩子,打心裡頭拒絕一切建議或者安排。他以直白坦率的目光直視赤馬的眼眸,緋紅的眸色清澈見底。遊矢企圖從他的監護人眼中發現一點動搖,甚至是能反駁他決定的致命一擊。

事實上,他發現不了……

赤馬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他眉頭一皺雙手交叉相握抵在桌上,背脊如利刃出鞘般筆直,他無時不刻散發的冷漠氣息中透著一股天生雍容華貴。年輕的皇帝眼神平淡無奇沒有破綻,可能就嘴型稍微挪動,斟酌著怎麼說出口才能讓遊矢接受。他是遊矢的監護人,相處過的很長一段時間后,遊矢就再也沒有叛逆過,一直順著他的命令來做。

這幅倔強的表情似乎好久都沒有見過了,他都快忘了這個孩子當初是多麼的不聽話,以至於他用了很多手段才讓遊矢明白反抗他是非常不明智的決定。

年輕皇帝不太懂人心,並不是看不清而是看清了也沒有理由去做。他一向的理念是只有知道疼痛才會有教訓,闖了禍才知道錯。面對當初年幼的遊矢他也毫不例外,所以,常常與遊矢言語不合,這導致年幼的領主哽咽的哭著說道,最討厭你了……年幼領主的淚水從臉頰上滑落,水亮的眼眸被揉的通紅,死死咬著下唇的孩子從他身邊跑開,像是看到了什麼洪水猛獸。年輕皇帝想想都覺得麻煩……他費勁心思不著痕跡的去和好,只因為難得的惻隱之心。

直到後來,發生了一些事,遊矢從那時起就再也沒有拒絕過他的一切要求。

現在看著,因為有一點懷念情愫做著支撐,赤馬沒有說出刺激遊矢的那些能讓他哭出來的話。

於是一時間,兩人面面相覷誰都不肯讓步,認死理的等著對方先敗下陣來。遊矢孩子氣地起身端著他的那杯茶,坐到會客長桌的另一邊低著頭,不用看也知道是一臉氣憤。赤馬沉默的目送遊矢離開自己一點又一點,放下交叉的手后拿起桌上的茶杯。保溫魔法的持續作用很強,蒸汽熱騰騰的撲散在他臉上,也擋住了他眼中可怕的陰霾。

“呵呵,這可是有意思了。您竟然會有說不出話的時候。”

打斷這一片凝重氣氛的,是從樓上傳來的一陣調笑話語。

特碼托斯這個城市的領主府邸招待大廳的上方和其他城市有些不一樣。其他城市那裡一般都是擺放著歷代城主的畫像,代表性的裝飾品或樸實無華或絢麗多彩,還有眾多出口的魔法用具銀器。

這裡的話——那是遊矢的房間。

不著痕跡悄無聲息的,年輕的皇帝捏碎了茶杯柄的一段。同時他迅速的呼喚金元素將茶杯修復原狀,歷時幾秒自然是不可能做到毫無瑕疵。仔細查看有一道裂痕出現在完美無缺的茶杯柄上。

來者發出短促的譏笑,比風還輕柔。他感覺到了元素的流動,不看也知道那位偉大的皇帝現在難得的失態。他之所以沒有肆意嘲笑的原因,是他還要保持一下風度。

再說,有的是時間落井下石。

“游里,你沒有理由出現在這裡。”

意味深長的語氣,赤馬一句一字說得分外清楚。如果可以的話,比起有禮貌的交談或者神學院隸屬條約上筆墨紙硯黑白分明的算計,他更願意和這礙眼的傢伙在魔法虛擬戰場上鬥得你死我活。

鬥爭永遠是不會停止的,需要做的是先下手為強,從一開始就斷絕任何威脅出現的可能性。

游里是目前為止唯一失手的例外。

“這可是公事公辦,遊矢即將成為我的重要學弟,我依照教授的命令來接他。而這樣陛下您可以放心了吧,畢竟是您父親的指示。”

游里解釋中從樓梯口顯出身形,誰都不知道他到底站在那裡多久了。他身著通體淺紫邊角用銀線繡出的紫藤花紋路的長袍,胸口墜著象征性的十字架。手中的是神學院的新生入學指南,燙金鑲邊生命樹符文頁,比起入學指南它更像是哪位學者編寫的史學著作。遊里神情是一副殉道者悲天憫人的聖潔,那為世人指點迷津解讀命運的模樣不知誘惑了多少人甘願墮落地獄。

當然,這只讓遊矢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又一眼。

遊里默默抽了嘴角,發出一陣歎氣。心裡搖頭覺得遊矢一點都不懂他的魅力所在。

赤馬從見到游里的那一刻開始,視冰冷刺骨仿佛是讓人雪地里赤腳行走,他深紫色眼瞳醞釀著噬人的狂風暴雨,暴怒之下好像就能把人捲進其中撕得粉碎。

游里對他的目光毫無反應,自顧自的邁著步伐腳步輕快也迅速。沒過多久,游里來到遊矢的身邊,並且相當自覺的坐在遊矢身旁。然後,他給了遊矢一個舒心的微笑。接著游里回望一下那年輕的皇帝,嘴角滿滿的嘲諷意味,十足的挑釁神態。他沒做的有多麼明顯,嘴角的弧度都保持著禮貌的微笑,從坐姿、動作、行為到側身跟遊矢簡單交談,一個優雅親和的貴族形象映入眼簾。

明明是一模一樣的一張臉,不過感覺就完全不一樣 。如果說遊矢是順眼和欣賞,那麼赤馬對游里是實打實的沒感覺,而這幾年還要加上一條,厭惡感。

游里,從名義上來看——他父親的得意門生兼養子。榊家曾經的旁系一脈,近幾年出現在遊矢面前的兄弟,馬上要加上之一。最近幾個月還要添加——遊矢目前依賴的對象,也是他叛逆的主要根源。

“神學院,以嚴於律己的紀律聞名遐邇,而神學與元素感應沒有關聯性可言,神術師與魔法師是兩種不同的職能。包容一切的特性是神術師之所以沒有被治愈系魔法師代替的原因,遊矢你確定要去那個學校。”

赤馬拋去了負面情緒,他推著眼鏡冷靜的分析著厲害關係。遊矢聽了之後,一下子沮喪了起來,他偏過頭看著游里如何解答。

“這可不一定,教授最近修改的校規——敬德修業。神學是溝通神與人平衡的學科,以往都是選拔驅魔使或者是祭祀這樣的人才,整個學院在校生我是唯一被教授稱讚足以擔任神術師。然而,教授對於神學最終的定義是光明元素轉換的治愈魔法,主要作用是消除負面影嚮。遊矢的近戰系曾經也是治愈系的一員,所以神學院相當期待你的入學。”

游里當然不會讓赤馬得償所願,他的語氣肅穆,言語里滿是對教授的推崇,充分展示了他尊師重道的一面。他看到遊矢眼中的心動,也覺察到那年輕皇帝語言的漏洞。語畢,游里向遊矢遞出神學院的橄欖枝,他在心中冷笑這樣子勝負就明了了。

“!是這樣啊,我其實也挺期待去神學院的。那個,零兒我想嘗試去做……我想要走跟父親不一樣的道路。”

期待這個詞的作用很大,讓遊矢一下子想起來,他想要的也是必須去做的一切。

“有人在等著你,所以你沒有別的選擇。皇家魔法學院,每年有為期一個月與神學院的交換名額。這是我最后的讓步,不要讓我失望。”

不要讓我失望,這幾個字甚至可以讓遊矢放棄一切。他的頭腦呈現眩暈狀態,聽不清遊里反駁了什麼。

那是銘刻與心的約定,不敢去試圖毀滅連多餘的觸及都做不到。不管是用界限還是契約,來形容這份情感都不為準確。那是一種自願的束縛,更是一種感覺被侵蝕的監禁。

囚禁與信仰之躍的籠中鳥,反抗微弱到忽略不計。
那位尊貴的皇帝陛下不是用寵溺和愛來腐蝕這份嚮往自由的意志,而是讓他貪戀明明很少卻全部給予給他的關心。

不是十之給九,而是僅有一就給一。

榊遊矢不會讓赤馬零兒失望,至少現在不會。

他們彼此磨合了很長一段時間,交換了信任這份情感。而信任是相對的,如果有哪一天赤馬讓遊矢絕望了,那麼會發生什麼……

誰也不知道結局,神也不知道。

愛情,這種東西,大部分人美好稱呼其為——命中註定。

現在,年輕的領主放棄了掙扎,點頭說明白了。

達到目的的年輕皇帝撇了一眼游里,簡單交代遊矢入學的注意事項,就忙碌的匆匆道別。帝國事物推積如山,他必須馬上趕回去處理。皇帝陛下不去考慮一開始為什麼不用影像水晶這個省時省力的魔法用具。

也許,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只想看遊矢一眼,面對面交談都不是必須。赤馬從來只關心遊矢出沒出事,並不會在意遊矢過不過的好。

赤馬離開之前準備捎帶著游里,於是他等了一會兒。

遊矢長出一口氣,準備歉意地去看游里眼神中的憤意,卻驚訝的發現游里露出了與往常一樣,漫不經心又無時不刻散發邪魅氣息。

游里笑道:“沒關係的,遊矢我等你。”

望天,最後關頭擺了總裁一道的甘藍。

真的,其實我真的對甘藍是真愛……這是劇情殺!

順便一提,這篇文是在赤遊雙向不自覺單戀,不過小番茄比較喜歡總裁的前提下進行的all遊矢,只有劇情大綱(腦洞),我只寫了開頭和結尾,中間的各種感情糾結,會怎麼發生我也不知道orz

其實我還挺喜歡修羅場的⊙▽⊙

嗯,之所以連著兩章都是赤遊的原因是總裁接下來的n多章都不會出場。時髦值好感值都刷夠了到頂了就看什麼時候開始降×

五一會碼出來赤遊過去的回憶,也就是總裁是怎麼攻略年幼的小番茄的故事√

感謝看到這里的你。

下章皇家魔法學院,論澤度哥的初戀結束以及苦戀開始。

评论(5)

热度(18)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