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蕉】理想型

@镜像逆转,话说手机应该@不了吧?

黄暴会有的,不过不在loft上面,等我研究一下汤不热或者不老歌。

全程蕉没出场orz,我错了。

游里最近很奇怪。

奇怪到连教授都在公开的战争研究课程上点名,甚至于一脸严肃的关切隐晦询问其是不是——谈了恋爱?当然了翻译得如此直白的话,自然是学生们的一厢情愿。那位大人的原话是:“游里,你在同调学院看中什么有趣的猎物。”请注意这里是陈述的语气,教授稳操胜券的话语无疑不向在场的所有人告知了他自己最得意的学生陷入了恋爱——惹人堕落的深渊。

——一瞬间岔开话题的研究课。

学生们无法明白教授是出于怎样的目的,才会开这种恶劣、无人道主义的玩笑,不会是为了活跃课堂气氛吧?

空气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弥漫出肆意的可以称得上微妙诡异的认同感。

喂喂,不会是真的吧!

在场所有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大脑空白后,自动把猎物→人,看中→喜欢。

游里喜欢上了不是敌对势力就不会有敌对势力的超量学院的盟友——同调学院的某个人?

可怕……爱情的力量太可怕了。连游里都会沦陷。

第一反应就足以让人嘘郁。

紧接着,他们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游里和恋爱?

出奇一致的,学生们的表情变成看到世界末日的震惊状,不少同级人失礼的跳起来说教授您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游里那个鬼畜竟然还会有喜欢的人,恋爱这种不可理喻的情愫怎么可能出现在他冷静的大脑里面!

学长们则表示……

中二毕业还不知要多久呢……就可以接受我大fff团的诅咒了?

青春啊,看来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中多少人得了流行性感冒,现在连头脑都是晕乎状态。

隔壁的,不好意思啊,现在是夏天。在这么扯下去六月飞雪了都。

其实,是教授没睡醒吧?

游里坐在最后一排似乎在发呆,各种反驳的话吵杂声他一句没入耳,收到教授询问时他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接着,游里回过神来愣住了,他挑起如樱的眉梢站起来毫不在乎的笑着说:“是啊,属于一见钟情。”

空旷的大厅回音效果良好,可以清楚的一遍又一遍的听到。

是啊,属于一见钟情……

属于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钟情……

见鬼的一见钟情!

天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向冷血无情的学院近年来最优等生,号称爱情只是腺上荷尔蒙作用那种不理智的情感绝对不会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游里大人。您是怎么了!

来自学院某些脑残粉的无声呐喊。

更多的人心碎了一地,捡都捡不起啦。

教授,我们也想要一见钟情的艳遇……

哪怕不是一见钟情,想谈恋爱啊。请批出岛申请,让我们寻找真爱!

游里随意的扫视一周,紫色的眼瞳中满是隐藏的很好的焦躁。他拿起桌上摆放整齐的课本,竖立后书本底座敲击桌面。哐当一声,这让周围人不安的抖了抖身子。游里踏着稳固的步伐从廊道走向讲台。而这时差不多快下课了。他走到赤马教授面前,扯了个看着就虚假的微笑。保持面上的歉意,他低头深鞠一躬。

“这可真是失礼了呢,连您都开始问我这样的话了。不过关于具体的,我想我也不会向您透露。您就当这是我的小小任性好了,原谅我吧。”

少许积水的锅烧热附赠溅上一点热油,大厅简直炸开了锅,私言切语和no zuo no die的大声言论一时间将整个课堂埋了起来。

“啊啊,真是……唔,麻烦了让我在失礼一下。”

“我说,你们能闭上那只会说出废话的嘴吗?什么时候课堂的纪律规定能让学生随意讨论别人的私生活呢。真是让人不愉快啊。对了!说起来,马上学院的风纪检查日又快到了,那么我可以稍微期待一下本月的检查结果了。我提议下午就开始,教授您意下如何?”

妥妥的明面上的报复,不要那么过分啊!

有真爱了不起啊!不是D.T了不起啊!

不少人发出无声的呐喊。

对此教授只是在转身离开时点了点头。

“交给你了,游里。”

他一向对自己最优秀的学生很偏心,哪怕是明目张胆,也就当做没有看见。

一时间,仿佛时间静止空间凝结,落一根针都能听见它是从哪里落下的。

然后……

“我去,下课了吧!我滚回去收拾宿舍了啊。一团乱啊!”

“游里大人,您开心就好,我们的抱怨不提也罢。我的美容保养品啊又要石沉大海了。”

“禁卡,禁卡,麻烦了。放哪里了呢?”

“完了完了完了,墙面刮痕据说要罚什么来着,伙食还是扫厕所来着。”

所有的人以极快的速度赶回宿舍,企图能通过下午魔鬼炼狱般的检查。咒骂声、抱怨声呼天喊地。

但是——没有一个人对此提出质疑。

在这个学院里,没有人敢顶撞教授,也不会有人敢对游里提出质疑。

于是,再也没有人关心游里的恋爱对象了。

游里完美的摆脱了被戳穿的尴尬以及出色的实行了兵不血刃的报复。

其实按道理来说,这应该只要游里本人清楚。因为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一是没那个本事,察言观色的后果就是游里明面上,一脸微笑的将你平时的考试卷换成另一个档次的东西后,嘲笑你是个愚蠢的凡人、没用的差生。学霸了不起啊!在你发出如此呼喊后,作为优等生的游里会将满分的试卷砸在你脸上,在你嘤嘤嘤的哭泣跑开后笑而不语。
再者,谁会喜欢读那个鬼畜的心思啊!背地分分钟里被他整死,教授都会夸他手段高明。这时游里大人的某些脑残粉分分举手表示,我愿意!死都愿意!

呵呵,更多的人表示。且行且珍惜,绅士的品格对于游里来说,比不上学院任何一颗紫包菜或者是他最近喜欢上的一根香蕉。

如此冷血残酷的游里本应站在学院巅峰俯瞰众人三千烦恼丝。
只可惜,风水轮流转,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身边有一个悲哀的朋友。
卖队友卖的比谁都快。他的失态,目前全校人皆知。
当然传播的那么快,这必须归功于游里一向严于律己?起码他做了任何损人利己的事未曾被发现,不留下一切把柄这一点让大多人背地里恨得他咬牙切齿。于是乎,看他出事丢脸,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通同庆、奔走相告!

据知情人——游里的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损友透露,大概是游里某天走在学院的某个角落的芭蕉树旁就突然蹲下捂着嘴双肩颤抖的笑了,腰都直不起来。没有掩饰任何的情感,相当爽朗的笑啊!那位损友如此评价。

上个月检查风纪的时候,路过喜欢收集玩具卡组的前辈房间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突然一下子沐浴春风般笑了。

风骚到简直没朋友!

有几次游里在房间里折腾了许久,似乎在研究赛车。

损友一脸痛心疾首,我当时就觉得这下完了。肯定是同调学院的人。不用想了。

唉——损友拨弄了一下弯曲的发梢,最近游里批了几道的出岛申请。上次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狼狈不堪,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说到着,损友笑了笑。

游里的恋人下手超级狠,他衣领下面没一块是完好,掐痕手腕上都有。

!不会是,滚床单里被滚的那个吧?

隐约有人谨慎询问。

走路姿势正常,而且那可是同调学院。损友笃定的回答。

哦——

同学们了然于胸,心照不宣。

学院之间竞争激烈,而游里可是这个学院最重要也是最优秀的脸面。

怎么可能会被同调那边的下手成功。

同级的学生们欣慰的满足了八卦之情。

但消息总是一传十,十传百。

总之,谣言也好,诽谤也罢,很快教授也略有耳闻。

最后,就出现了今天这一出闹剧。

如果有人去问游里,为什么会一见钟情?

因为是理想型嘛。游里估计会用无所谓的态度说着。

外表拥有细嫩白皙接近透明色系病态的皮肤和柔软纤细仿佛稍微用力就能掐断的腰脊,如冰凝晶莹剔透的凛然美丽。内在性格永不言败执着勇敢、眼眸燃着不屈的无法熄灭火焰又有似历经千锤百炼的钢铁般坚定意志。他喜欢,明明是从不堪的泥泾里爬出来的野狗却只要是活着就永远的充满希望。甚至是为了那些他嗤之以鼻不能理解的爱或者友谊,毫不犹豫放弃生命。那种属于绝对牺牲精神主义的人、那种随性洒脱不被常理束缚桀骜不训的、不拘一格的、象征自由的强大。

总之,是与他截然相反的人。

他喜欢这样的人,喜欢摧毁这样的人。

所以说——这样的人挺少的?

关键还是游吾那家伙,是个有趣的笨蛋吧?

我很中意他,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在哪里……

游里舔了舔不算湿润的嘴唇,歪头盘算着下次见面的日期。然后他推算着下次出岛申请的可能人数,决定下午大杀四方不留一丝情面。反正——把学分扣光就自然没有人跟他抢出岛名额了。

碍事的人除掉就好了。

tbc

有点跑题了?

一想蕉就变成逗比风。

尝试了一下吐槽,果然多年没写有些不擅长了。

同时码三篇的后果就是全部都和大纲不一样。

本来设定是,玩弄play,囚禁play,病娇的蕉和鬼畜的甘。。。啊,还是留着去写赤游吧。

总觉得最近舍不得虐蕉因为在另一篇Glory里面可能十月前都见不到他了。

其实没写完,等肉吧。

然后,嗯,如果兵豆桑看到了的话,我真的眼睛有点不好,我把蕉番看成茄番,码了一片童话。所以,可能写蕉番更慢了orz

最重要一点,混更你好,混更万岁\(≧▽≦)/
格式什么的,我也没办法orz

评论(4)

热度(37)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