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勇】新年小甜饼(一)


新年将至冬季寒风凛冽冰雪降临大地,早些时日的长谷津便已飘散着晶莹的雪花。尽管屋外严寒连窗沿边都结下层层冰霜,但是暖炉依旧尽忠职守带给人温暖。

房间内静悄悄的彷佛与世隔绝,只留下睡美人安稳入睡 。

勇利闭着眼享受冬日难得的休闲时光,他像小动物一样晃动脑袋用脸颊磨蹭着枕头,许久地躺在柔软的床铺上不想起身,因为心中眷恋着被子的温度,所以也迟迟不能摆脱温暖的诱惑。

但是细想一下躺久了的后果后,勇利只能悲伤的发现再过几分钟,某位来自俄罗斯的傲娇少年就会跑到他床边了。尤里无疑会带着一脸嫌弃的表情,边口吐出伤人的谩骂边残忍地把勇利从床上拖起来。

事实上,尤里已经来了。

他在门前站了有一会儿了,侧耳倾听到的是平稳的呼吸,于是尤里在门把手处小心翼翼地拉出一道缝隙,触及一片黑暗后冷哼一声。随后动作沉稳且迅速,扩大缝隙后敏捷地钻入房间,只可惜他像猎豹一样穿梭在黑暗中的矫健身影无人欣赏。

尤里皱着眉死死盯着尚不知晓厄难即将来临的勇利,「啧,真是看不惯啊。」即使看不清楚周围的景象,他也知道这家伙的表情一定是一脸死蠢的安详。

尤里回想起一大早被维克托用强硬手段拖去铲雪的情景,维克托看似和煦的微笑着「尤里奥你不用满脸期待的等待,勇利不在哦。」再看看现在勇利貌似天真烂漫的睡颜。越想越觉得烦躁的尤里准备动手让勇利起床了。他思考着如何让清醒勇利的手段,暂时性忘记了之前轻手轻脚动作的意义何在。

尤里放轻步伐走到窗边挑开其窗帘的一角,随手抹去镜面上的雾气,水渍映入掌心带来阵阵凉意。他握紧又松开冰凉的掌心,缓慢地把手伸向勇利的脸。

然后——被抓住了手腕。

勇利揉着眼角泛起泪花,像是刚睡醒困倦还残留在身体内部那般。

「早上好,尤里奥。啊,对不起。」他露出温和带着羞涩意味的笑容,比起诚意的道歉更像是解释接下来的动作,勇利保持着抓住尤里手腕的姿势起身,随后从手腕往掌心的方向移动,紧紧地握住尤里冰凉的手掌。

勇利察觉到手掌处轻微刺痛的寒冷,他拉着尤里的手有些担心提醒道:「要注意身体好好保暖啊,要是感冒就麻烦了,稍微来这边一点。」短短几秒时间尤里愣住了没反应过来,膝盖就碰到床沿,整体重心不稳向勇利的方向倾斜。勇利顺势把尤里整个人搬上床掀起柔软的被子裹住他的全身。

「这样就可以了,在身体暖和起来之前,稍微睡上一会儿吧。」

感受到身边温暖甚至闷热的气息,有种从地狱升到天堂的感觉。尤里后知后觉的想到。不不不不,不是的。我在干什么?被炸猪排饭的体温所迷惑了吗?胜生勇利,那个男人刚才就醒了吧,混蛋,那家伙故意的吧。

「搞什么,这样子超级恶心好吧!」尤里恶狠狠的不满叫嚣着,然而深埋在被子里的不愿离开的手却没有什么说服力。「你刚才就醒了吧,还知道要起来啊,猪。怎么不干脆睡死过去算了。」

勇利偏过头讪笑着,他有些无奈的想到。应该怎么解释呢,去年整整一年的时间,因为维克托的陪伴没敢放松过一天好好休息。正当以为到了新年初始可以正常休假,这时候尤里奥你就来了。
不能说出口,你绝对会生气的吧!

「抱歉,我偷懒了,原谅我吧。」勇利双手微合抵在额头做着道歉的姿势,他从手掌缝隙间偷偷瞧着尤里晦涩不明的表情。「但是在此之前。」勇利靠近身旁散发着冰雪气息的少年,给了尤里一个的拥抱,他亲昵地将头埋在尤里的肩胛处,从发丝间嗅到初雪的味道「不好好爱惜身体可是尤里奥的错。」

「啰嗦死了,俄罗斯人怎么可能怕冷。你的担心太多余了吧,笨蛋。」

「嗯嗯,是我的错。好好睡一觉吧,等醒过来了一定很暖和的。」

勇利忽略眼前通红的耳绊,在尤里看不到的地方弯起嘴角。他努力地展开双臂将尤里拥入怀中,没有畏惧少年满身水汽带来的寒冷。

「хороший сон」










复健练习,更新未知。设定尤勇+维勇,维克托下章或者下下章出场?

评论(6)

热度(86)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