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ll for you

友情提示:一辆DIY「自(我安)慰」小破车。

那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感情,失去理智的爱与欲望侵蚀着他的一切。

如果我有一只能吐露出世间所有爱语的舌头就好了,我的爱人啊,我可以歌颂你的美貌吟唱你的事迹。即使我没有,我也愿意用我贫乏的词汇对你进行赞美,但那多么可悲,无法描述你半分的可爱。因为连你的多情,在我眼中都是美丽。

美丽的令人痛苦。

到底是什么煽动着勇利的内心?他所挣扎着渴求着的东西,光是注视就已经快要被汹涌的情感所吞噬殆尽,无法抑制的向维克托渴求着爱意。

希望所有东西都能付之一炬的冲动,其中就包括了他痛苦的源头。勇利仿佛赤身裸体的置于冰面之上,寒冷渗透全身刺骨的冰凉不断徘徊于身体内部。多么炙热的火焰都无法驱散——内心的荒凉。他不自觉的发抖害怕,在让软弱无力的自己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之前,就狼狈不堪的落荒而逃了。

从意识到自己是爱着维克托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人生就被天翻地覆的改变了。被爱情所左右的他像溺水的人寻求唯一的救命稻草。然而,轻如稻草的爱是救不了他的。

他已经是个败者了,被无望的爱情所折磨。意外的是他还能振作精神,从维克托的微笑中逃离。他是否应该寻求着爱以外的东西?不要一味沉浸于爱情,像个被冲昏头脑的可悲男人。必须追求更加深邃的情感,只可惜这世上没有比爱更动人心弦的情感了。

到底他会为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付出什么呢?他愿意为了得到这样的感情做出什么呢?答案是——一切。为了与维克托的羁绊,他愿意付出一切,任何人都不能从他手中夺走。全世界只有他自身熟知维克托的爱,也只有他能证明。

不要离开待在我身边,好好注视着我啊,相信我会为你赢得胜利和荣誉,只要你能留在我身边。

我心中的伤口被撕裂,你是否能读懂其半分的爱意。我甚至想从胸膛中掏出血淋淋的心脏来表达,但我不敢向你倾诉分毫。我不愿你见到半丝的污秽,还是等我将心脏擦拭干净包上漂亮的外表,装作一份平常的礼物摆在你面前。

再等你点头,矜持的说一声「谢谢」

结束了训练后因为头发被打湿,勇利只好将细碎的发丝往后梳去,他摘下眼镜放置一旁,眼神中的光彩黯淡甚至可以称之为麻木。被汗水浸湿的衣物透出肉体饱满的轮廓,衣袖随意的卷起露出线条优美的小臂,从圆润额头上滴落的汗珠,透明的水渍一滴一滴坠落于胸口,他只能扯起上衣的下摆,露出性感的人鱼线的腰肌,随手擦着额头的汗水。擦久了就发现只是徒然,他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又何必在乎胸口被晕湿的痕迹。

「已经够了。」他这么对自己说。

事实上不会够的,得到爱的那方才可以任性挥霍,维克托他才更加了不起。

勇利像个渴求爱意的不知情欲的少年般引诱了。爱情对他来说,本来是橱窗里精致华丽的糖果,散发着人人都妄图品尝的甜腻诱人的香气。但勇利只是个平凡的孩子无法拥有那么贵重的糖果,但他的愿望是那么普通,看着糖果就能微笑。

他渴望是一场纯粹的爱情,收不到回应的倾慕却只能带给他痛苦。于是他害怕一般的闭上双眼,身躯弯曲着紧紧蜷缩着一团,像被什么指责羞辱了一番。终于止不住眼角所流下泪水,那是他所拥有的最珍贵的名为“恋慕”眼泪,像是得不到爱情就会化作泡沫的小美人鱼,他的心也随着泪水枯涸了。

十二岁那年的阳光格外灿烂某天,那是可以与其他的364天区别的日子。本来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但是某位少年改变了这一切,他的名字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勇利的全世界。看见他的第一眼,幼小的勇利心中就留下了一个身影。那身影惊艳了时光,并且长久以来未曾褪去丝毫颜色。

即使是现在他也为之倾倒,为之痛苦。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这种事情不是一开始都清楚了吗?为什么要哭?」

被无望的爱情折磨,痛苦不堪的女子逐渐走向陌路的故事。

 「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我可不想讨厌维克托啊。

当勇利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房间后,闭着眼让沉重的躯体砸在床上,他想象着自己是个石头或者别的无生命体。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四肢无力而已,他被抽去浑身的力量可怜的瘫软在床上。

那是井然有序的齿轮被打乱的后果,又像是身体内部像是被混入不知名的部件。肌肉酸楚的疼痛,骨骼也发出阵阵的抽疼着彰显着存在感。

勇利双手紧紧的捂着脸,寂静的房间只听得见他平和的呼吸,他已经保持了长久的沉默,但颤抖的肩膀暴露他在倾诉着内心的某种渴望。他捏的过紧的手骨节发白,双手断断续续的颤抖像是被自己呼出的灼热气体烫伤,但那是不可能的,谁都知道呼吸是没有那么炙热的温度,但他清楚的意识到他被燃烧的火焰给吞噬——名为爱欲的火焰在他心中熊熊燃烧。勇利仰躺在床上,死死拉着被单不放手。他把自己深深的埋进床铺,妄想与其融为一体。

欲望,促不及防的击倒了他。

http://www.changweibo.com/downLoadImgUrl.php?img_url=http://baiduapp.changweibo.net/user_img/2017/0106/19420359550.png

勇利的脸展现出一种古怪的神色,兴奋疑惑乃至痛苦交缠在一起,汇聚成现在的表情。但可以发现他的眼神变了,暗淡的瞳孔重新拥有了光辉。他的眼眸依旧是拥有夺目的光彩,吸引人瞩目沉迷。

 

他终于把自己弄坏了。然而在欲望与清醒的交接处,勇利止不住突然侵入他内心的某种想法了,欲望的深渊能拉着他堕落,也能拉着其他人。蛇偷吃的禁果,那是圣人都无法抵挡的诱惑。

 

就像一束颤抖不已的微光穿破阴沉沉压在地面上的乌云的一角,悄悄地,微弱地,战战兢兢中他的心猛烈的摇曳摆动,熄灭了的余晖被点亮,遮蔽了的落日被抚开,忐忑不安也好,荒凉沉闷也罢,就算是风暴与黑暗永远于他为伴,他都觉得自己无所畏惧了。

 

你会喜欢吗?不,我会让你喜欢的。

 

勇利没带眼镜有些看不清面前的景象,但是无疑的是身旁光滑的镜面照映着一张近乎陌生的脸。心底潜伏着名为“爱欲”的野兽,爱与欲望,那是他二十多年的时间中从未出现过的情感。欲望在心尖咆哮着,张牙舞爪地向他的内心宣泄自身的存在。

 

镜子中的脸瞒着红晕显得越发艳丽,那迫不及待的想要不顾一切去蚕食着维克托的情感的人,到底是谁呢?明明每等待一次就愈加烦躁,但是却也愈加期待着将那份耀眼置于掌心的时刻。

 

那样的日子终将有一天会带来。

 

紧紧地拥抱我吧,深情地亲吻我吧,然后无药可救地爱上我吧。

 

因为,喜欢你,非常喜欢你……不,我爱你。

 

「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的你就是我了。」

 

维克托下章出场。南京冰上的尤里出书的试阅。

接下来的剧情全部都是车。

评论(10)

热度(60)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