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表】连文的稿件无后续


未知的时间,未知的世界,未知的一切……
另一个我,如果你在就好了。

拥有奇异发色的少年仰头看了一眼天空无奈的叹了口气。由于没有类似于三个太阳——这样的与常识背道而驰的景色,他还能保持着常人一定冷静,就是神色稍微有些畏惧。

事实上他出现这里没有原因,去掉起因经过只有赤裸裸的结果,少年梦到了故人。

那并不是什么感动人心的再会,因为太清楚是梦了。凝视的一瞬间泪水落下,太快了以至于少年没有多少伤感。他只能呆滞的麻木的注视着故人的身影,看见他温柔的微笑。少年清楚的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明明只是虚幻的梦境,却比任何现实来得清晰。

他无意识的伸出手,无声的呼唤,另一个我……但也小心的保持距离,忍住不顾一切扑上去的冲动。

已经离去的人,不能归来的人。当思念变成折磨,回忆满含苦涩,他想着日日夜夜对自己做过的告诫,他把心和情感放在天平上,当内心的渴望和任性的想法筹码加重,天平逐渐偏向一边。他才能肆无忌惮的享受难得的梦境,用灿烂的微笑迎接梦中构建出来为了安慰自己的——灵魂的半身。现在他心中的天平偏向理性,于是他只能几乎贪婪的注视着却一言不发。

当梦醒来睁开眼就身处不同的世界了。

一个人独自走在一望无际的沙漠,身边还没有水和食物。那种孤独和绝望能把大部分的人直接逼疯,求生的意志在死亡的恐惧面前不值一提。但凡事总是拥有例外,而少年也绝非软弱之人,他的坚强曾经拯救过一位无名的法老王的灵魂。

地球上的沙漠,黑夜和白天温差很大,就是不知道这里是否一样?抱着这样的疑问他不敢多加耽误时间,只想着早一些到达人类的城市。少年单薄的肩膀微微颤抖,双手紧紧抓住胸口悬挂的千年积木,那更像是落水之人手里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他迎着风沙前进,在沙漠里留下的脚印又很快再度被沙漠吞噬。少年庆幸太阳并不刺眼,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少年细想一下,摇了摇头他只当是错觉。

“最好是错觉。”他喃喃自语道。

行走不知多久,当疲惫感涌上身体,少年喘着气四处张望,想找到某个可以暂时躲避风沙的位置休息片刻。出奇的,他远远望见红绿相间的发色,好奇心驱使他想前走去。

“我的名字是榊游矢,麻烦等一下子!”远远传来榊游矢呼喊,语气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游矢转身向另一边的人招手,“十代桑!我找到人了!”

“太好了!游矢果然让你探路没错。”游城十代满意的点了点头,后辈显眼的发色在沙漠里可以用鲜艳刺人来形容。估计很容易引来其他人的瞩目。刚才他让尤贝尔飞到空中看看情况,收到的回复是四周都是沙漠,有两队人正向城镇方向走来。

“一共是三个人,两个是十代你认识的人……武藤游戏和不动游星。”

“游戏桑和游星!”十代惊讶的声音引来一旁的游矢侧目而视,游矢想着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让一直很冷静的十代露出这样的表情。他想到了远在舞网市的青梅竹马,想到自己似乎翘了她的歌唱比赛的庆功宴,顿时把记忆塞到某个不知名的角落粉碎清空。等回家了,要好好解释才行。

十代在前辈和后辈中纠结了一会儿,毫不犹豫的往游戏身处的方向前进。他非常信任游星,相信他一定不会出事,而且好久没见到游戏桑了!自从那次命运的决斗以后。

“游矢,一起去找他们吧!大概是……”十代抬手指了个方向,他望向游矢的目光真诚,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迷茫。“东北,还是东南。总之是东边!”游矢捂脸无奈的提醒:“那个方向是西边。”

“嗯嗯嗯,西边,就往那边去了。”十代丝毫不见尴尬神色,反而坦然的大步向前走去。
游矢小跑到十代前方,他回头看了一眼刚开始见面时气场很有欺骗力的强大的十代,觉得不靠谱三个字深深印刻在十代的脑门,他说:“还是我来带路吧。”

一路前行没有再次遇到怪兽,游矢算是放心的放下决斗盘。目光所及之处,有一个单薄的身影向他走来。和十代描述的发色发型相像,游矢明白自己找对人了!

不远处的少年看见自己时送了一口气,隐约看见他温柔的笑容,这让游矢感觉一阵暖意。那人双手做呼喊状开口大声的喊到:“初次见面,我是武藤游戏。你好,游矢君。”

话音未落,天空变了颜色,太阳的光辉消失不见了。


突然翻到的稿子,想着还是发上去留作纪念好了。

评论(1)

热度(5)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