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勇/维勇】新年小甜饼(完)


「哈?」尤里愣住了,他食用的速度极快入口即把魔芋塞进喉咙处,企图不品尝任何味道就吞入腹中消化。事实上这也意味着,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块魔芋滑入胃中。除非他想噎死自己,不然别想挽回他用了维克托的筷子——这真是一个可怕的事实。



「咳咳咳,卧槽,你故意的吧啊!真的是恶心,我快吐了。」尤里用了一种看世间最恶心的虫子的眼神,往下瞧了一眼魔芋,接着试图不着痕迹的向上看。



维克托眨着眼睛,天真烂漫的回答:「不,怎么会呢?」他见势塞了一杯水到尤里手中,「尤里奥,喝水!小心噎到哦。」语气温和,一副善意的提醒的样子。



「呵呵。」尤里翻着白眼无视他的视好,转过头回望勇利。


勇利一脸的无辜,甚至有些紧张的担心。「水不是维克托的!别在意,先吃饭吧。再过一会儿,炸猪排饭就放凉了。长谷津冬天还是很冷的。」


「我很介意。」「能吐出来吗?」尤里的表情明显诉说着,但他还是乖乖咽下杯中的水。随后沉默的坐下,手握着叉子笨拙且迅速的品尝炸猪排饭的美味。


吃了几口,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道:「味道还行。能吃,但是给我住手!」尤里露出凶狠的表情,他威胁的瞪着剩下的魔芋,企图用眼神毁尸灭迹:「做梦去吧,我不会吃第二遍的,想到别想!」


「那就尝尝这些吧。」勇利把重箱的二层,装满烤制海产的肉类推到尤里面前。顺手把装有魔芋的四层拿开,尽量离尤里远一点。



他指着最边缘的鱼肉介绍道:「鰤鱼本身味甜,肉质鲜嫩肥美。因为鳞片的脂肪含量很高,所以加工时不去鳞。中段剔去脊骨,洗净后鱼肉上开十字花刀,用酱油和调味料腌制,浇上猪油入烤箱后烤出来的。」



「另一边的是鲷鱼,这是日本最受欢迎的鱼。这种是加极鱼用盐烤制的,鱼皮外表形成一层硬壳,吃的时候注意需要剥开。因为肉质细腻,所以我很喜欢这个鱼的味道。」



勇利夹了肉质最嫩的几片鱼肉,他细心的用筷子挑去鱼中的大刺,上下翻找了一番才放到尤里的碗中。「尤里奥尝尝,但是小心刺。」勇利低头继续挑鱼肉里的刺,突然觉得有什么灼热的目光一直在注意自己。他抬头就看见维克托渴望的眼神。



「嗯嗯,这是维克托的份。」勇利笑着将挑出的鱼肉放到维克托碗中。



是的,这一刻,勇利在尤里心中的形象变成了天使。长着洁白的羽翼,头顶有一小光圈蕴含圣光,一言一行都是圣洁无比。尤里愣住了一脸的不可思议,然后他揉了揉眼睛,勇利在他面前又变回原样。



于是,尤里准备做点什么回报勇利的恩情。他呆滞了几秒就看着维克托捞起毛蟹,似乎也和自己打着一样的主意。尤里不甘示弱叉起最大的那份龙虾,去掉头部轻车熟路的剥开龙虾壳,开背抽出虾线以及前腹的黑线,露出内里饱满雪白的虾肉。



当尤里剥壳时抽空瞧了一眼维克托。只看见维克托握住银色锋利的剪刀,蟹钳、蟹腿剪成三段,掏出其中的碎蟹肉。蟹身掰成两半,顺着蟹脚拆开呈现丝状的蟹肉,将半透明状的壳丢至一旁。维克托还有空微笑的看着勇利,发现尤里在看自己,他帅气的在指尖转了一圈剪刀,展示着灵活的手指,但速度是一秒都没停下来。短时间内,拆出的蟹肉就堆成小山。


勇利是没发现两人的明争暗斗,他默默地挑着鱼刺。顺便还提醒了一声「竹节虾的虾皮是可以吃的,盐烤过味道咸鲜。」



勇利快挑好了鱼刺,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往他的碗里丢。「?」他疑惑的看着碗里多出的虾肉,思索了方向转头,只见尤里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堆虾壳。他又看向对面,维克托面前也多了一堆蟹壳。



维克托将整碗堆成小山的蟹肉放到勇利身边,「勇利,这可是谢利呢。你也不能光照顾我们,自己也要好好吃饭才行,要全部吃掉。」


「就像那家伙说的,管好你自己吧!」尤里手没停剥着虾壳,把虾肉一只又一只丢进勇利的碗中。剥完虾还嫌不够,尤里打量剩下的肉类。他对鹅肝顺眼,又叉了最大的那块放到勇利碗里。


「谢谢!真的太谢谢了!」勇利感动的说不出话,他掩饰的起身拿起摆在一旁的酒具,不着痕迹的擦着眼睛泛起的泪花。「差点忘记了,日本新年特供!」



端庄大气的莳绘漆器,配以同色的屠苏器台、角重箱、杯台、铫子、扁平酒盏。整体镀上一层金红色枫叶的金箔,极尽华贵。从铫子里倒出澄黄色略有浑浊的酒液,散发着一股药材特有的清香。


「屠为割、苏为草药,采取其药草泡酒——即为屠苏酒。寓意是祈求新一年中无病息灾,驱邪的药膳酒。话说尤里奥,你能喝酒吗?」勇利取出两只扁平酒盏,拿第三只的时候怀疑的看了看尤里。


「俄罗斯十四岁就成年了,别把我当成小孩子!」尤里吼道。


「那就没事,味道有点苦,喝不习惯我我去拿别的酒。」勇利倒满了其中一只酒盏,将铫子递给维克托,他心领神会也倒满了一杯,接着递给尤里,尤里依葫芦画瓢同样倒满一杯。「不能自斟自饮,酒盏也不能为空。所以禁止自己一个人喝。要添酒只能让别人添!」


「OK,我懂了!」「啊,真麻烦呢,我知道了啊。」维克托没有异议,尤里倒是觉得麻烦,但也还是乖乖听话。



勇利刚准备浅尝几口屠苏酒的滋味,剩下一点点酒液的酒盏就伸到他面前。


「添酒。」尤里一脸烦躁的说,「太少了,一口就没了。」


尤里奥……你是在喝水吗?勇利很想如此询问,但还是作罢。勇利拿起铫子倒满尤里的酒盏,但还没等他放下。尤里抬手又是一口,他皱着眉一脸不满意味道的样子,抿了抿嘴酒液入喉后,尤里平息了眉头长出一口气,「添酒。」他继续说着,认真的持续着这个过程。


勇利没想太多,继续斟酒。这一来一往之间都有几杯酒的回合了。


「勇利,有其他的酒吗?」维克托打断他们之间的往来,他晃了晃手心扁平酒盏,笑着询问:「这个,太甜了。」


他浅酌了一口,抿下的酒液刺激着舌尖的味蕾,淡淡的苦味透着微甜的口感,他尝出了甘甜的糖浆味。维克托眼神中透着流光溢彩,他嘴角带着甜腻的笑容直直望着勇利,「味道尝起来像勇利一样,唔,勇利做的?我很喜欢甜的东西,但酒还是暖身体的更好。」


「尝出来啦,不愧是维克托。」勇利不好意思的挠着脸颊,流露出一丝歉意:「我放了不少冰糖,怕你们喝不习惯。因为屠苏酒喝的时候有中药的苦味,用冰糖稀释了一下。」



他拍着手,示意稍等片刻,听见尤里的回答后就起身从走廊离开了。「维克托就稍微等一下吧,我去取生酒。唔,尤里奥呢?不习惯苦味的话,我可以去端米酒或者是酒酿小汤圆?」


「这就行了,赶快帮那个死酒鬼去拿酒吧,而且我还挺喜欢这个味道的。」尤里尝着酒液,小声嘟囔着:「维克托说的到没错,和你的味道的确一样。」



舌尖尝到的酒香,跟胜生勇利这个人一样太甜了,「哼,我喜欢就行。你不是不喜欢的吗?」看到维克托向他举起酒碟的示意,尤里嘲笑着给碟碗添酒。



「勇利做的我都喜欢。」维克托顺手给尤里的酒盏也添了少许「你不换吗?勇利不会在意的,喝不习惯吧。」


「你不习惯也喝,那我才不换呢。我喜欢,你管我!」尤里做着鬼脸,随后不理维克托的任何挑衅,只顾自己扭头吃着勇利放入他碗中的鱼肉,一口一口品尝屠苏酒的苦涩。



「尤里奥,真的是一点都不可爱,唔——勇利快点回来吧,你离开一会儿我都觉得寂寞了呢。」


「去死吧。」尤里一脸冷漠。



勇利走到厨房的角落,他打开冰箱从下层放置的隔板中取出裹上一层黄纸的酒瓶。生酒娇贵制成半年内必须饮光,更是需要避光放置,包裹着纸放在阴暗处最为保险。



辛亏是冬天在室外也能保存,因为生酒对温度的要求也是近乎苛刻,保鲜温度于5度之下。若是温度的极具变化,不啻将其味道摧毁殆尽。


酒瓶附上两只洁白无暇的小杯子,这一口酒的大小。勇利看着摇头,边叹气边抽了三瓶包裹纸的生酒。「希望够他喝的,不太可能吧?不够再来拿好了。唔,尤里奥说不用管他。但他肯定喝不会习惯的,毕竟屠苏酒那么苦。」



接着他歪头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取出上层密封的陶瓷罐。瓷罐接触一旁的料理台,发出'砰'的轻微响声。将顶端的盖子掀开后,闻到的酒味弥漫在不大的空间,香甜的气息使人心驰神往。清澈透明的酒液徜徉于中间凸起的酒窝,四周是酿制的米饭凝结成圆。



勇利拿出汤勺盛出部分莹白的米酒,放入浅灰色表面附有樱花浮雕的陶瓷酒盅,发酵过的米粒漂浮在酒液中,稍微摇晃一下让两者完美融合,酒的香气愈发浓郁了。再从橱柜里拿出配套的色系的托盘、酒杯。成套的酒具摆在一起,透露出一种精致的淡雅美丽。



木纹托盘将酒具整齐摆放,勇利动作迅速稳健双手端平托盘,快步离开厨房。想着被晾在房内的两位,勇利小跑回房间:「要快点过去了,他们应该都等久了,」



回到房间,勇利刚刚坐下,就见维克托的手伸过来了。他笑了一下,把托盘递过去。将陶瓷制的一套酒具拿出,一件一件摆在尤里面前。生酒则放在一旁,随手挑了一瓶剥开薄纸,露出墨绿色附有青竹纹身的酒瓶。



「我有点想喝米酒,所以拿了点过来。尤里奥也尝尝吧,是一种甜酒。维克托,这是你的。」勇利揭开金属帽封盖,将酒液倒入杯中。



「哇,amazing!」维克托尝了一口,毫不吝啬的称赞着。「这就是日本文化的清酒吗!虽然不烈,但暖身还是够了。」



米酒入喉,甘甜的味道在嘴中化开。口感是绵绸软滑,米粒清香带有沁人心脾的滋味。尤里不住点头,眼神一亮:「好喝!」



勇利松了口气,他看维克托和尤里满意就放心了。端起面前扁平酒碟,抿了几口屠苏酒。勇利对苦涩中带着丝丝甜蜜的味道有些怀念,毕竟他也是好久没回长谷津过新年了。虽然会因为全日本选手权大会回日本,但每次都是呆不了几天就回美国训练了。



「真的是好怀念了。我六年以来,这是第一次回长谷津过新年,往年都只有我一个人。今年你们能陪我一起过,真的太好了。」



「谢谢。」他衷心的说出感谢。「能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


fin

注解:

1·日本除夕起,按习俗必饮此酒。日本平安时代从中国传入的风俗。相传屠苏酒源于汉末名医华佗配方,中药入酒。本文酒器中的是此传统做法。现代可以不加入草药,以清酒代替。喝的是生酒,意思是不经过巴氏加热杀菌的一种酒,含'高升'之意。维克托喝的就是这种。

2·原料是山椒、桔梗、防风、大黄、陈皮、白术……将所有的中草药材碾磨成碎末,装入透明薄膜的茶包,放入酒坛密封浸泡两至三日。煮沸后用细网过滤,稀释加入些许黄冰糖,装入酒碟即可饮用。

别信维克托和尤里说太甜了的鬼话。屠苏酒一股中药的苦味,不加糖入不了口。勇利都担心尤里觉得苦,所以说换米酒这种甜的东西,以及勇利是自动无视维克托的调戏,以为说的是酒不够烈,主动去拿生酒。

3·屠苏酒的习俗,男性左手单手,女性双手捧着,分三次饮酒。遵循长至幼,顺序自然是维克托到勇利最后是尤里。现代,没那么严谨,但有两点必须:同饮的人酒杯绝对不能空以及不能自斟自饮。

4·生酒是清酒的一种,一般在除夕被饮用为多。

5·清酒瓶身多为棕黄或墨绿甚至裹上一层纸,原因是为了避光。清酒里富含大量氨基酸和维他命阳光照射下会产生苦味和令人不悦的气体。存放清酒的温度在10-12度之间,(葡萄酒相近)建议放置冰箱!

6·清酒用的是金属帽,所以陈放必须直立。倾倒着放酒瓶,可能导致接触酒液后生锈。开瓶后盖紧金属帽放入冰箱,可保存一至两周。但香气可能损伤。

7·本文中的米酒是中国的酿法,(我写完之后才发现这一点orz抱歉)。是一种甜酒,由糯米拌上酒酵发酵而成的甜米酒。以米酿酒,是从中国传到日本的。中国叫其为米酒,日本则称为清酒。但日本的清酒与米酒不同多了多道工序。

8·全日本选手权大会,每年12月末尾举行。每个国家有两个名额,(前年锦标赛的优胜者俄罗斯能派三名正式选手加替补参加)优胜者参加次年四大洲锦标赛和世界锦标赛。勇利第一次大奖赛决赛之后,就是这个比赛输得一塌糊涂。失去参赛权和种子选手权。

按道理来说,比赛都是有替补的,然而勇利当时输的全miss,外界都以为他受伤了,于是替补权都失去了。真惨orz

鰤鱼:又名鲥鱼,脂肪含量很高的一种鱼。
加州鱼:鲷鱼最贵的那种。4-5月份称为'樱鲷'。
铫子:煎药或烧水的器具,屠苏酒具中的酒壶。



完结orz不好意思坑太多了。





因为打的双tag,人怂所以我评论一般装死的。收到了很高兴,爱你们!但一般不会回复,但真的爱你们,重复一遍!有较长的回复,我会私信表达感谢之情。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116)

  1. 维勇YuriKi 转载了此文字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