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勇】Too young

00

尤里从接到电话开始就往冰场的角落移动,一言不发周身弥漫着冰冷气息,等了许久才松开紧握着的双拳,单手接通手机用冷静的声线回答着远方里的提问。

「嗯,我知道了。我现在身体挺好的没缺胳膊少腿,你以为我是谁啊?哈,我有在好好休息,没有剧烈运动,还是说我连复建练习都不能做了?别啰嗦了,明天就回去了。啧。嗯——我早就知道了,你还想瞒着我?」

他一字一句吐出的话,像是某种一旦说出口就会万劫不复的魔咒。火焰在心中熊熊燃烧,他心灵备受痛苦的煎熬。「倒是胜生勇利,你还真的准备跟维克托那个混蛋结婚了吗?」

他会像只受伤的野兽独自躲在阴暗角落,舔吮着伤口直到伤痕愈合吗?答案是否定,尤里只会把心间流脓的伤口彻底撕裂,用锋利的匕首毫不留情割去腐肉,在鲜血淋漓的伤痕下领会痛苦,等待新生。

所以——他到底是成长了。没有用残暴的手段,直接扔下手机用脚踩得粉碎。

尤里的神情充满阴霾,姣好的面容都有一丝扭曲,碧绿的眸色浑浊一片,不知名的晦涩在其中酝酿。他收起张扬的外表,浑身都是肃穆且沉静的,宛若去参加一场庄严的仪式。但他近乎死寂的表情,更像是参加一场葬礼。

埋葬着他的绝望爱情的葬礼。

尤里挂掉电话,冷漠的喃喃自语道:「不会结束的,我不会让他结束的。」终于是压抑不住爆发的情感,情绪失控的吼叫着:「你想的美,明明是我先遇见你的,也是我先喜欢上的。想甩开我结婚,你做梦去吧!」

年幼的尤里性情暴躁,会把周身的一切付之一炬。像个无知的孩子表面狂妄内心却害怕不停的颤抖,不在乎的、在乎的,喜欢的、讨厌的,全部要伤害一遍。

直到某天,他的任性被某个笨蛋的温柔包容了。对于他的伤害会给予拥抱的人,不是训斥不是忽视,而是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不是你的错,你一直比任何人都要出色。没有说谎,我不会对你说谎的。」

胜生勇利,他是我最好的对手。

我从始至终最爱的人。

我绝对不会放手的。




这篇不虐,真的。本来不准备发得(没写多少),但因为坑比较多,放着放着就可能忘记了。orz

尤里这篇设定是个19岁的偏执少年,有点病。

评论(17)

热度(56)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