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勇】初恋进行时


设定:本篇一年后,维克托没成为勇利教练。

尤里冲动向勇利告白后,想维持这段关系,于是去找维克托求教。

/////


「你当初是怎样告白的?」维克托兴味瞧着自己的小师弟,虽然尤拉奇卡有一张貌美如花的脸,但本身的脾气可是花样滑冰选手中数一数二的糟糕了。尤其是嘴还笨,一切情话到了他那里,就变成傲娇友情提示范本。骂人的措辞能和真心实意混杂在一起,也算是他的本事。真难想象有人会答应他的告白。


「我才不想告诉你。呵呵,你一脸就是要嘲笑我的样,维克托,你至今为止还没谈过真正的恋爱呢?真是可怜,马上过几年你也就是个大龄剩男的份。等我结婚后,你就等着我养子给你当未来花童吧。秃子!」

尤里头也不抬,专注握着手机打字,随之吐露出对维克托无情的嘲笑。明明是他想学习如何讨情人欢心的方法,才去找维克托·情史极长·尼基福罗夫询问。但一到维克托家中,他就一副来讨债的样子,先霸占了沙发,恶狠狠的喊着:「快点说,我很快就走!」,完全不是求人办事的态度。他正眼都没看维克托几眼,就抱着手机刷SNS以及选手群寻求帮助。


委屈的维克托搬来一旁的板凳,可怜兮兮坐在上面摇头,他瞟了几眼尤里的手机,出色的视力就看着群里爆炸式的发言。他叹气忧心忡忡想着这孩子还能谈得了恋爱,我要是他恋人,非得被他气死。


但毕竟是自家的孩子,维克托早就习惯了尤里讲话的态度,也知道他的意思有关心的成分在里面。于是维克托笑眯眯的说:「你这么下去分手可能性很高哦,虽然不知道当初是哪位勇士眼睛睁着被你这张脸所迷惑答应了。还是尤里你用一种不答应,就杀了你然后自杀的眼神威胁。但要是事后他想起来了,你确定人家不会后悔?毕竟」他停顿了一下,笑意更深了,眼神中带着点冷意「你总会办错事,伤许多人的心。」


「那他也答应了,他只要是答应了我就绝对不会放他走。」尤里笃定的回答,依旧是坚定大无畏,他没被爱情这个东西伤过,自是不知这世间情爱的残酷之处,也不愿去理解痴男怨女的心酸过往。


他是他自己,不是别人。别人犯过错走过弯路,他可能也是犯错走弯路,但不管前路是何种艰难险阻,他都不会理会。被伤的遍体鳞伤也不悔改,一根筋的向前,再向前走几步都是胜利。这是他的优点,死不悔改并且为了完成一件事,什么都做的出来。


「我有点同情他了,也有点羡慕。你长大了,尤拉奇卡。到底是谁呢?你愿意把一颗真心捧在他面前,还不怕受伤害。」

维克托用一种欣慰的口吻说着,他有些好奇是怎样的人物,把尤里迷得神魂颠倒,往爱情这条不归路头也不回撞上去。


尤里因为幼时被母亲忽视,养成了自尊心极强的性格,并且对爱情嗤之以鼻。多少被他那张脸迷惑的神智不清的少女的告白,他都无情拒绝了。

而且因为语气上的恶劣伤得人很深,到现在多年过去,都没有多少粉丝敢向他告白。尖叫声有、暗地里发各种痴汉宣言的也有,但敢于杠正面的,都是被称为'勇者'的存在。是怎样的人物能忍受得了,偶像的毒舌加蔑视眼神,还能说一脸羞涩的喜欢的话。

维克托也是很好奇?


他向别人告白一开始,维克托其实是不相信的。他做过猜想,尤里这块坚冰会被何等温暖的人融化呢?包容着尤里,契而不舍一次又一次向他告白,被伤得痛苦还是掩饰不了爱他的本质。最后尤里成长了,了解追求者的苦心,接受告白后成为恋人。

应该是这种套路啊!维克托陷入深思。


「别恶心我了,维克托,你代替不了我父亲的角色。」尤里一脸嫌弃,他看着面前风韵犹存的一张脸,维克托感受到尤里的视线,还亲切的来了个微笑。尤里感到一股恶寒,比西伯利亚的风雪交加更让他冷得侵入骨髓。太可怕了,一想着维克托可能暗地里把自己当儿子养,尤里就有种想死的冲动。


「我喜欢谁也用不着你管,我喜欢,我乐意。」

「你为什么会提出告白呢?我很好奇了,因为尤拉奇卡,你是那么讨厌爱情的人,是什么样的人能得到你的青睐?是优秀的人、智慧的人、或者美丽的人、富有的人?」

「都不是,他是个笨拙的家伙,充其量算得上温柔。」


「他对你很温柔?既然是个笨拙的人,你为什么喜欢他呢?」

「他很可爱吧。」尤里露出苦恼的表情,意外的他有认真在思考维克托的提问,因为说实在,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一个人。头脑一热,看着他跳跃失败后的哭泣,心底一个角落撕扯般疼痛着,他的心像漏了气的风箱,发出刺耳的空气轰鸣。他无法抑制的想安慰一个人的心情,占据了他的身体。尤里没控制住情感,他跟在那个人的身后走到场馆深处,看着掉落一地的眼泪,心口抽痛扭曲着,他想大吼着烦死了不要哭了。却不忍心抬头看那人通红的眼角。


「上次比赛,你知道是那一次。别一脸假惺惺的好奇,我知道米拉都跟你说过了。」尤里酝酿了一下感情,诉说着:「我看着他输了,不稀奇,那家伙经常输也经常哭。每次哭我都烦的要死,骂他都只会一脸蠢样的说,对不起,我又输了。但就那一次,我真的觉得超级生气,但怕他哭得更惨,就没出声看着他。于是我想了个办法,他就没哭了。」


他不应该相信尤里的情商和爱情观念的。维克托脑内一切的罗曼提克被挥着恶魔三角叉的小型尤里斩断。但秉承着一颗爱护后辈的真心,他就不吐槽这有多不靠谱了。


「你告白了?」

「不然呢,还有什么?」尤里无所谓说道。

其实事情比维克托想象中的浪漫的多。尤里面无表情思考着,但他根本没有说出口的意图。他有多喜欢那家伙呢?大概是从连他哭都觉得可爱开始的吧?


他真的是曾经心疼过的,但爱情就是这么矛盾的东西。尤里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在想些什么?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又不忍心看,又觉得那人哭的很可爱的。不想看、想看,心疼但最好是因为自己哭。


一切都新鲜的使尤里烦躁,他讨厌这样的感情支配着心灵。更加讨厌的是,他恶狠狠盯着陷入自己世界里的那个家伙。他被那家伙无视了,真的是——超级生气!尤里当机立断,冲到他面前抓着手拖到不知名的通道,抵着肩膀没多用力把他整个人摔到墙上。


尤里说:「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你是不是就能不哭了。我不接受YES以外的答案,敢拒绝你就死定了。和我交往吧,笨蛋。还有别哭了,不准无视我。好点头,没有不好。」尤里动手擦着他的眼泪,苦涩带着咸味,他每次都这家伙被泪水弄得心烦意乱,更是有点不知所措。但这次尤里终于找到解决的办法,事情简单明了,只要他哭尤里就准备做一次深情告白,时间过去总是能解决这个问题。


「好吧,可以,你还是告白了。过程就不提了,你的那位soulmate的反应呢?」维克托越想越觉得不科学,他用一种凌厉的目光想要逼问一下结果,因为尤里在大多数人心中都是个不良少年,可能他说的话是什么别人没听见,光是那个看虫子一般嫌弃的表情,都能知道尤里准备找茬了。

「啧。」尤里挪移了一下目光,有些心虚。「总之他答应了。」虽然嗯了一句,后知后觉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也算的话。

「唔,既然你坚持的话,我就不问了」维克托眨了眨眼随后轻松的笑着,还是要留点脸面给你。「我知道你有多喜欢他了。但他做了什么你那么喜欢他?」

「我只是不想让他哭而已,看不惯。」

「这个理由不成立,说真话,你需要我的建议,你就必须把真心展现出来。尤拉奇卡,你是个别扭的孩子,你对我都说不出口,你又怎么可能对他说的出口呢?」

维克托用一种温柔的态度,他专注看着尤里,眼神充满着柔和。这一刻他终于不是想嘲笑看笑话的前辈的态度了。维克托认真的为他担忧,并且希望他得到爱情。

「没有什么爱是突如其来的,你从半年前就开始改变了,待人处事温和了许多,你是块尖锐的原石,多少人想要打磨你都被刺痛了。他的存在磨平了你,我为你感到欣慰,并乐于看着这种变化。但是如果这样的变化——以你受到伤害为前提,我不希望他发生。你不需要为了爱情而痛苦,尤拉奇卡。」

「哪怕你就这么锋利的伤害人下去,你都是值得被人爱着的。就算我选择,我也希望你做伤害人的那一方。」


「不,我……我只是喜欢他而已。」

「他是两年前大奖赛遇见的人,就是那次决赛垫底的。啧,反正你也不记得。这几年每次都能进决赛,但都站不上领奖台,日本的胜生勇利,我在宴会上跟他跳过舞。他本来那次准备退役的,我阻止了。实力还行吧,连续步很漂亮,节奏感也不错。就是心里承受能力不行,十足一个玻璃心。一失误就超级没用!」

「一年前的俄罗斯分站赛,啧,输给他了。我要了手机号,然后半年前商演又遇见了,就勉强成为朋友了吧。」

「我挺喜欢和他相处,他的表演很漂亮也很有美丽。只是没有多少人发现而已,我想看他没失误的表演,他没比赛的时候做给我看过。」



那是无法比拟的美丽,干净利落的点冰,跳跃的步伐富有魅力,旋转的姿势带有挑逗性。技术是其次,尤里没有在乎动作,他看着某位五连霸得主的比赛长大,不会有人比维克托的动作更标准更动人的了。


他深深吸引的是其中的感情,他能看到爱与自由,甚至是一颗纯粹的爱着滑冰的心。他能感同身受,并且为之喜悦为之忧伤,如果胜生勇利爱着滑冰的心,能分出几分来爱着自己就好了。


尤里突然这么想到,如果能被这样的人喜欢上,一定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

于是当他离开冰上舞台的时候,对自己羞涩的笑着,说「这样你喜欢吗?」

尤里就知道自己无可救药的坠入爱河了。



「我希望他喜欢我,所以我就喜欢上他了。」

「嗯,我挺喜欢他的,应该说是非常非常喜欢。」


维克托歪着头仔细聆听尤里的心路历程,他觉得也许不用太担心尤里了。因为胜生勇利是个温柔的人,温柔的对待世界,对待所有人。温柔的人总是值得人喜欢的,他脑海闪过勇利单纯的微笑,这是个自己看着都能用可爱来形容的人。


「他没喜欢上你呢,你必须做点什么。我知道你找我的理由了,那么——你会为了让他喜欢你做什么呢?」


「所有,什么都行。」尤里不假思索。

「别那么快回答呢,尤里,你首先需要再去告白一次。不是玩笑,没有威胁,真诚的把心给他看,勇利是个容易心软的人,但是你必须认真的去告白,你们之间的恋爱关系才能长久。你现在连结婚这种话都说的出口,可见你有多紧张失去他。」

「你难道害怕他被人抢走吗?」维克托调笑的说。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害怕。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绝对不会。」

「你等着看吧!」

尤里冷静盯着维克托,没有恼羞成怒。他一瞬间抛去了易怒爆炸的形象,露出一个圣洁的微笑。眼神中满满掠夺的意味,爱情像是场战争,他先告白先爱上,已经输了一半,如果还不能让勇利深情的爱上自己,那他直接举双手投降算了。甘愿做个爱情的奴隶,对他俯首称臣。

「我会成功的。」他低头又看了一眼炸成烟火的选手群。




Yuri·Plisetsky

我要去告白,帮个忙吧。




天时地利人和,我就不信你能逃得过我手心。


fin


是个吐槽向orz

感谢你的观看!

评论(7)

热度(122)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