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尤勇】重回

设定:12岁的尤里逐渐有了未来的记忆。

主尤里视角。

论尤勇HE的可能性。

/////////


尤里现在很烦躁,烦躁到怀疑人生的地步。他围着冰场转了许多圈,旁人看以为是查看场地。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是没有事情做。又或者只能说——不知所措。



他脚步声极大,踩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完全没考虑过冰刃上安全套的存在,如果不是其存在,尤里很有可能找个角落,狠狠的踢上墙面几脚。随便踢哪里都好,就算是厕所的门里面还有个维克托,哪怕又是换成胜生勇利他都无所畏惧了。


他现在处于爆发的边缘,尤里可以预见,任何人胆敢出现在他面前,即将面临是他毫不留情的参杂俄罗斯风味脏话的痛骂。


于是为了雅科夫的心脏考虑,他躲着媒体的镜头和俄罗斯冰协的采访。虽然尤里左右环视也没找到更好的发泄途径。他早就忘记前来训练的事,一味得生着别人看不懂的闷气,一大早被雅科夫痛骂出宾馆。他只能用亲人的名字发誓会好好滑冰,认真对待明天的比赛,这才让雅科夫放过自己。



这不能怪他。尤里想着,他回忆起早上宾馆的房间里的地毯。鲜红色的、带花纹、亚麻面料、线条一圈一圈、不停旋转。嗯,有效。尤里暂时轻松了,虽然下一秒他又被拖入回忆的片段,但他还是稍微冷静下来。



不管谁做了一晚上关于未来的梦,一大早醒来发现并不是梦,像被什么黑科技洗脑一样。关于未来的记忆,有人割开他的大脑,喂家畜一般死死塞进他困倦的大脑。不想回忆的忘得一干二净,生活中的琐事也可以不管,但当尤里惊恐的发现,他回忆雅科夫都有一种怀念,像对爷爷那样亲密感情不断涌出。他就深刻觉得不对劲了。



尤里的感情与记忆逐渐跟未来同步了。他接受到不属于他年龄范围的情感和经历。


第一个反应,尤里冲到厕所抱着马桶吐出污秽物,他挤压着喉咙,过重的力度留下鲜红的指印,冰冷的手抚摸上皮肤带来一阵鸡皮疙瘩。一夜的挣扎,他的后背都浸湿了,浑身上下从水里捞出一般。

尤里觉得冷,刺骨的寒意侵蚀他的内心,他按下马桶盖坐在上面缩成一团。抱着自己的胳膊才有一点安全感,额头上冷汗滴进睡衣,尤里觉得他很有可能感冒了,缺水的喉咙像是撕心裂肺吼了一夜,灼热的疼痛使他发不出什么声音,而后脑勺像被什么重击过一般。他起身没站稳差点倒下。

摇晃不稳的脚步,他冲到淋浴把上打开水。用意志强撑着眼皮不让其闭上,看清调控热水的方向。没顾得上衣服任由水从头顶流下后,他没力气跌倒在浴缸。尤里将头埋在膝盖中,瑟瑟发抖像个被欺负过可怜的孩子,背靠浴缸的角落。他心脏的跳动越来越激烈,只能像个癫病发作的病人,大口大口喘息着,呼吸每一分来之不易的空气。



尤里想,他没有晕倒真不是意志坚强,而是冥冥之中一个人的脸和眼神太过于执着。


每一次他想要昏倒,继续在梦里模模糊糊的看着未来。尤里就不经被一个人的身影吸引,冰场上自信魅惑的表演,场下和自己幼稚的拌嘴,以及耳边隐约传来那一句又一句的「yuri」。


谁啊,那是。尤里烦恼皱着眉,他抬手敲击自己的脑袋,不想听见那样重复的声音。斑驳陆离的光影,他看不清的碎片划过脑海。浮现出的画面是维克托叫着自己的名字,看向一个从未见过的青年。黑发、皮肤白皙、带着眼镜、笑得很可爱。


维克托眨了眨眼,笑着对不远处的人挥手,他看起来等那家伙许久了,脸颊都冻出一抹红晕,但掩饰不了的是眼神中的深情,能让人能溺死其中的温柔。呵呵,尤里还能分心想着,要是他对哪个情人有这么的深邃的感情,估计也不会落的个分手万岁的下场。


「维克托!」那个青年并不怎么帅气,充其量算有一张童颜。但当他看向维克托的目光,眼神充满着爱意和坚定,而他转头看向维克托身旁时,眼中映入尤里自己的身影「yurio」,他温柔的笑了。


你是谁啊。尤里想大喊,什么时候我又多了这么一个鬼外号。只见他张口回答,「赶快过来。你还想我等你多久啊!胜生勇利。」





嘭!尤里的意识像一朵烟花一样炸开了。他清醒过来身体颤抖哆嗦了一下,发现浴缸的水接满了快要溢出到地面。五彩缤纷的回忆碎片炸开,扎入他的心间。未来的胜利与荣耀,失败与荆棘。他会遇见一生的朋友和对手,还会与狠心的家人再次相遇。所有的一切盘旋在尤里的脑海,但一切的一切是他挥之不去的一张脸。


那家伙的名字是胜生勇利,维克托未来的恋人。尤里长出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奇怪的记忆,但总算是他妈的该死的停下来。他扶着墙壁站起来颤巍巍的走出浴缸,他毛茸茸的拖鞋还在脚下。一踩有水渍落到地板砖,踩出湿漉漉的一道痕迹。尤里摇晃着昏沉的脑袋,脱下睡衣丢掷地下,将挂在一旁的毛巾、备用的浴袍取下。



室内的空调开着嗡嗡作响,尤里换上备用浴袍,他擦着头发走出浴室,仿佛久违一般感受一股人工的温暖。尽量把头发擦干后,他脱力的倒在床上,没管灯光多么刺眼。他早已精疲力竭的睡着了,迷糊中还好像看见从窗帘的缝隙露出一丝阳光。




所以这怎么能怪我呢,尤里心想,然后他拉紧外套,听着拉链闭合的声音。像个齿轮间咬合成功,总算停下脚步。没折磨他冰刃的安全套,场内所有人的耳朵,雅科夫脆弱的脑神经。





第二天的比赛很成功,他没有前天那种糟糕的状态,发挥很出色。雅科夫赛后的采访冷冷说道,当媒体追问尤里那个完美的四周跳时,雅科夫终于发火了。

「他就是个不听话的孩子,过早的四周跳只会毁了他。」

「不管他现在有多天才!!他身体根本没有发育,以后的比赛也绝对不会出现四周跳!!!除非他升入成年组。」

「我还不想他被自以为是和哗众取宠给捧杀死!」




于是他被训得比当初还要狠,尤里瘫坐在椅子上一脸无所谓的想着,明明我比当初成功多了。他现在有几分能理解雅科夫的幸苦之处,但这并不意味他就要照雅科夫说的做。


「可是我成功了!」尤里不满的回复。他扭头不准备听雅科夫的说教。


雅科夫听着就生气,虽然他不知道尤里这小子是怎么被冰面给眷恋了,还是突然灵感开窍。他现在就有撸袖子好好揍尤里一顿的冲动,要不是看尤里脸色还苍白无力,比赛完后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雅科夫因为内心某种对孙子(如果他有的话)的怜爱之情。他早就把尤里骂的狗血淋头,找不着北了。


这时维克托出现了,他风度翩翩从看台上出现,依旧是笑呵呵的赞扬了一下尤里的才能,并且定下升入成年组编舞的约定。



算了吧,你会忘记的。尤里脸色认真严谨,心里却是在吐槽。你除了给胜生勇利当教练的约定记得以外,跟谁的约定你都不会在乎。



你就是有这么喜欢他。尤里死盯着维克托的微笑,不太能理解他会爱一个人到死去活来的地步。维克托跌下神坛,从高高在上的神灵变成人类。他脆弱不堪,仿佛那人任何一句拒绝的话,都能打击的维克托流下泪水。到后来,这家伙栽倒胜生勇利这一棵树上,心甘情愿放弃整片森林不提,还要防备前女友找现任小情人的麻烦。



真可悲。尤里冷冷想着。他突发奇想,准备去看看维克托对粉丝的服务,要知道等他遇见胜生勇利之后就只有恶心的秀恩爱了。



维克托想了想:「行啊!尤里跟上来我没有意见。」他笑着说服了雅科夫赶尤里回宾馆休息的打算,「让他看看没坏处,他可以在旁边呆在。」


尤里得意看了一眼雅科夫,气得教练瞪了他一眼。随后尤里老老实实跟在雅科夫身后。



但过了一会儿,尤里就无聊的等着,闲得没事解开又系上领口。的确刚开始他还能看几眼那狂热粉丝的目光,但随着人数越来越多,他自然是愈加烦躁。



直到看见一个人后,尤里他揉了揉眼睛,不太相信命运对自己的厚爱,准确来说应该是折磨。尤里有些无奈但更庆幸自己跟过来了,虽然现在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


尽管胜生勇利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球,包裹的严严实实。但那个傻乎乎的眼神,尤里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哈,你还真有够喜欢他的。尤里有些恶意的想到,他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悄悄离开雅科夫身边,迈着步伐挪到维克多身旁。很明显维克托没注意到那个灼热的目光,他忙着给粉丝签名和送上服务意味的微笑。尤里遮掩似的拉了下胸口的领结,躲到维克托身后整理繁琐的衣领。他没在乎雅科夫示意快走的眼神,指了指衣领。雅科夫嘱咐了维克托无非是在意安全的几句话,就没管拖拉的尤里选择去交谈比赛后的琐事。尤里摆脱了雅科夫的监视,现在他终于能仔细看看自己未来的对手了。



其实,他什么都没看出来。尤里内心摇头评价着,比原来矮比原来瘦,眼睛跟记忆上的一样大。没别的其他明显特征了,如果不是那种目光。


尤里撇撇嘴,他眼睛再好也认不出来。但他太熟悉了,记忆里从一开始就没改变,随之时间推移逐渐加深的爱意。即使现在,他都能从断断续续的碎片中,找到那深情的眼眸。要知道对维克托的狂热的人那么多,他可没有功夫去辨别其中是爱恨。不是胜生勇利的视线更加狂热或者他长相多么帅气,而是尤里只见过那一种。



他注视着胜生勇利注视着维克托的目光。你喜欢他啊,他对未来的自己这么说。



但可惜了,不管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以后有多爱你,为你神魂颠倒。现在这家伙眼里可只能看得见自己。他想这么对胜生勇利说。



尤里整理好了衣领,从维克托的背后走到那个有着执着眼神的少年面前。



你还是喜欢我好了。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3)

热度(238)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