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葬礼

群里接龙第四棒(文字版本)
lof又缩图

本质是一个相爱相杀的理想故事。




“你到底想要折磨我心神到什么时候。”

“啊……雷狮。”靠着墙的男人,静静休憩着回忆着。

比赛的终点线前,阴谋被揭露出来,参赛者人心惶惶各自为营,毕竟在无法相信任何人的残酷大赛,背叛是家常便饭,生死离别如同草芥随处可见般平淡。安迷修无比痛恨这样的规则,他宁愿是在轰轰烈烈的战斗后死去,也不愿意被偷袭性命的小人夺取生命。

得不到重视,无法理解,连他这样的好心人都无法放松警惕。安迷修无法为自己的荣誉而战,但他只能执着的,忍受的挥舞着双剑,脚踏着鲜血,笔直地前进。

连雷狮都看不下去的不堪。

这一点击垮了他。

某次战斗的尾声,安迷修单手拄着剑,从撕裂的伤口渗出血液,他侧着头咬紧了肩膀染红的绷带,身躯在颤抖中用了几分力,总算能不稳地站直了。稍微佝偻的身躯照应在战场上,那是胜利的身影吗?任何人但凡凝视他的面容,都看不到半分喜色,残败的骑士伫立在战场,嘶哑的喉咙喘着气,眼神黯淡而晦涩。这像什么呢?大概是败者吧。苟活下的放弃了自己的准则和信念的——失败的亡者。

“我离死还远着呢。别咒我了,雷狮。”

“哦,我说出来啦。”来人顶着太阳的光辉,照耀下的身姿闪闪发光。让安迷修不经眯起眼睛,从朦胧的视线中,只能看见一张不屑一顾的脸庞。那人身躯散布着干涸的血渍。看上去,他的战斗结束很久了。

“在我眼里你早就死了。不是吗?如同护国的骑士放弃了自己守护的疆土,你放弃了救赎他人的愿望,你流泪痛哭的模样我可是百看不厌。”雷狮锐利的目光注视着安迷修,他往前走,步伐不紧不慢带着一种矜持的冷静。

安迷修没有后退,他甚至连举起剑的力气都失去了,没有任何举动的行为,这让雷狮摇摇头饶有趣味笑了。

绛紫色的眼眸糅杂着血红,嗜血的笑摆上嘴角。雷狮视安迷修为对手,无可救药坚持自己信念的一个劲敌,但也是随手布下陷阱,就可以将他彻底击垮的猎物。

无数次机会了,战斗后安迷修的躯体破烂不堪,阴影处的他们注视着嘲笑着,看他无畏的保护弱者,那时的安迷修翠绿的眼眸闪耀着光芒,像火焰般耀眼,熊熊燃烧的正是自身的生命。

无趣的男人,雷狮评价着转身离去,随着他的命令其他人没有疑虑跟随着他,当他面对卡米尔不解的目光,雷狮轻声比了一个姿势,“嘘,”。

没必要的,那个男人在我动手前就会死去,不需要与他发生冲突。更何况,雷狮转头回望,凝视着不知何时从废墟中爬出来,对着被拯救下来的生命,拯救者露出了如同自身被拯救一般的微笑。

你独一无二,不是吗?海盗最喜欢的猎物了。

雷狮默不作声了,他停下脚步,“我后悔了,我应该杀死你。”喃喃自语将心中所想吐露出。雷狮冷漠地想着,杀意漫上心头,不知名的愤怒侵蚀了内心。

在你背负着枷锁前行时还能走多久呢?当你那闪烁正义光芒,干净漂亮的眼睛死去前,你还能走多久呢?

“你能回答我吗?安迷修。”他肆意大笑,对发出声响张扬自己存在的骑士,对天真的不愿用偷袭决出胜负的理想者,坚持保护弱者离开的安迷修提出疑问。

“你何时会抱着你的理想溺死呢?”

剑闪雷鸣,火光碰撞在一起,剑刃砍向锤身,发出滋滋的电流和呼啸的风声。碰撞中脸庞无比的接近,碧绿的眼中自己笑着的身影,我无比注视着你眼中的自己。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溺亡者啊。

这样的话雷狮哪怕死去,也绝对不会透露出半分。他用力推开双剑,张扬的微笑着抬头向安迷修示意,“我还等着你的回答呢,告诉我啊。”

“我还以为你是个只会做无聊的坏事的恶党。”安迷修皱着眉摆出防御的姿势,不怎么有回答的念头,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选择收起了双剑,“你如果要打我奉陪,离开这里就如你所愿。”

“如果我说不呢。”

“那就兵戎相见吧。”

最前方嚣张拨扈的雷狮,他身后忠诚无声的卡米尔,蠢蠢欲动的佩利,身侧站立的帕洛斯。

“来吧,雷狮海盗团。”

“哈哈哈哈,安迷修,你死了我可不会为你收尸。是的,你不用回答了,你的死亡就是现在。在这个胜者才是唯一正义的时代。”

“我不会死的,在我完成我心愿的之前。这幅躯体只有在拯救他人时死去才是我的归宿。没有信念的恶党,在你什么时候体会到失去他人的痛苦之前,你是不会有醒悟的。肆意无畏剥夺弱者的生命,这样的你,我才不会输!


“海盗想做什么都是随心所欲的,安迷修你这个被理想拖下深渊的骑士,与弱者无疑,你敢问心无愧吗?回答我啊。”

雷狮的声音带着恶意,如同淬毒的话语割裂安迷修的执念。“你拯救的了所有人吗?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可贵的,那么你没有拯救下的人呢?他们的死亡就是命运吗?那是你的失误还是——你的傲慢啊!”

“没有人需要别人拯救,能拯救自己的人只有自己!”雷声阵阵轰鸣,庞大的电流吞噬安迷修渺小的身躯,风变得微弱了,残烛的火焰跳动像生命的倒数预言。

被切断了,在狂岚卷起风暴前,双剑抵御着暴雷,气流对撞在空气中抵消徒留衣角焦裂的暗痕。安迷修纵身跳起,躲开了二次的攻势,双剑的轨道掀起风暴,再次的与雷电碰撞,与云化作水汽消弭。

“在这个时代,弱者失去生存的家园,施虐者是为了什么呢?资源、财宝、金钱?都不是啊!他们没有这种珍贵的被大人物所窥视的东西,夺走的微笑永无宁日的施虐,只是想看见哭泣声而已,只是想看见失去一切的人哀嚎而已。”

“我想制裁的是这样无比卑劣的人,就算是伪善也好。我会背负着性命起前行,哪怕我堕入地狱。”

“但是——这前方一定是有你的同行的!雷狮,无恶不作的恶党。在这个凹凸大赛中,你是为了什么参赛的,你的眼神早就告诉我了,乐趣!你把人的性命当成什么了,你没有其他更崇高的理由了。在这个互相伤害的世界里,如同你这样的强者可以做到事情太多了,你可以轻易得到旁人难以想象的权势,财富,终其一生不用为其烦恼。站在多少人的顶端,俯视着其他人,嘲笑他们无畏的为生命的挣扎,但你了解的,有多人奢求只能活着看见第二天的太阳!”

“那有如何,我对弱者可没有半分兴趣,只想靠着他人的庇护活下去的人,没有资格看到太阳!真正的强者有多少是生来获得强大,又有多少是自身弱小但通过生死锻炼活下去成为强者的!在这条道路上前行的人,死去的何止你说的弱者所死去的人数。”

“我不信神佛,不信命运,我只相信我自己。”

“你也该乖乖留下头颅了,安迷修。”雷狮怒吼道,卑劣的世界里你早晚会死去,那么在你未迟暮之前,未失去信念之前。没有被你所拯救的人伤害致死之前。

“死去吧!”高举着雷神之锤落下最后的审判。

但实际上这场战斗最后被其他人插手,在闹剧中结束了。

在这之后,正如安迷修迎来自己骑士的陌路,雷狮也同样失去了雷狮海盗团,两个人如同被命运讽刺一般两败俱伤。这才是两人战斗到最后的结局。

“别担心,我没想找你麻烦。我和你的战斗早就结束了。”雷狮断言道。“而且你早就不是我的对手了。”他没心没肺地迈向安迷修的前方。武器提在手中,没有引起安迷修半分兴趣。


雷狮还没有卑劣到这种地步,安迷修闪过这样的念头,却不知雷狮作为一个机会主义者,痛打落水狗这种行为他是百试不爽。

但是没必要,雷狮脑海划过念头,他想最后来看安迷修的陌路,顺便嘲笑一下他可悲的骑士道。但送他一程,转念一想也不是不行。

“是我输了。”安迷修叹了口气,坦然的接受失败。他从颤颤巍巍的步伐中回过神,努力地挺直了背脊。“我觉得我尽力。”他看向掌心的纹理,眩晕感从脑后袭来,世界陷入黑白两色,安迷修也找不到前进的道路了。


“是啊,是啊。唉,我能说问心无愧了。应该?”殉道者露出微笑,他好像又变回了过去天真为理想而死的骑士,即使双手沾满鲜血,他也确实拯救了很多人。

世人对他太苛刻了,小人如何要求圣人不去杀戮。去质问他不够善良,不够强大,为何不能拯救所有人,而是为了别人,去杀死更多的人。

雷狮怜悯地说:“你知道我是个王子吗?离登基还有一步的王,”

“啊?”

“如果你问心无愧,我可以宽恕你。但其实你需要吗?”

你不需要,即使你违背信念,即使你被他人背叛,但是如果有人真正的发出乞求,真正的向你喊出,救救我,你依旧会选择相信,去挥舞双剑拯救你所注视的弱者,就像拯救你自身那样。


“告诉我,快点,我可没那么多闲时间了。”雷狮不耐烦地皱眉,坏脾气的训斥着安迷修。

翠绿的眼眸中是脆弱的那么不堪一击。他如果喊出需要,我也不意外了。雷狮心想,默默硬抗喉管冒出的血液,腥甜的味道在口腔弥漫。安迷修只是个白痴骑士而已,他嗤笑一声,并不是什么圣人,何者要求他坚强不软弱。

“我……你需要我吗?”安迷修略带迷茫的口吻,他皱眉这次算是笃定的回答了“你不需要我,对你没好处。”

“唉,傻子骑士。因为我一点也不想跟你一起下地狱,所以,我换个问题吧,你想活下去吗?”你需要我的救赎使你活下去吗?雷狮撇了撇嘴,不太愿意说出口,他依旧是冷漠不带温度地注视着那副残躯。

已经破碎的镜子不能复原,一心求死的人不会有活下去的信念。


“你还是活下去吧,安迷修。所以回答我啊,你需要我的宽恕吗?”

“我不是为了侍奉王者而选择成为骑士的,我的愿望不是封地不是财富,不是荣耀加冕。我宁愿世人去诋毁我蔑视我,也不愿去成为加害他人的那种人。我宁愿找一个美丽善良的小姐,去守护她做她的守护骑士。我宁愿去拯救弱者,最后在保护他人信念下死去。”

安迷修步履蹒跚向前走,一步、两步。

“我失去了我的信念,我成为了加害者,以拯救的名义去伤害其他的生命,无法选择去守护无辜的少女,甚至在最后是为了自己活下去而战斗,不知何时与何人而死去。

他矗立着像盔甲像雕塑,像亡灵发出嘶吼的咆哮。

“别怜悯我了,雷狮。”

“我需要啊,我想要别人的认同,能让我认清自己的道路,走向属于骑士的灭亡,我想要死去啊!为了他人,而不是自己!”

“但那个人不会是你的,你无法……拯救我了。”

他看向雷狮,像是看着海盗的残骸,“在你即将死去的现在,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耀眼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死去的人无法做到任何事情。就是因为如此安迷修才会丑陋地挣扎着活着,活下去。只有活着他才能找到正确死去的方式,完成属于骑士的荣光葬礼。

“那可不一定。”不仅是失血过多,更因为受到致命伤而涣散的眼神。“语言无法拯救任何人,但行动可以去做更多的事。

“我是如此的确信,你真的会拒绝我吗?安迷修。”雷狮向安迷修伸出了手,满是鲜血伤痕累累的手,安迷修只是迟疑地回握那只冰冷的手,迟钝僵硬的他不敢置信看着,缓缓露出嚣张微笑的男人。

“所以说,你是个傻子。将死之人对你来说也是弱者吗?可笑,要知道即使这样拉你下地狱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

“但是——我不会宽恕你的。我认同你了,你死去的时刻不会是现在,活到最后吧,赢下这场比赛,那么不管接下来你的命怎么使用,你去哪里去死都不关我的事了。”

安迷修没有回答,他不赞同的神情已经摆上脸庞。他稍稍用力拉起那只手,把手的主人带到身边。雷狮没有挣扎,他们的肩膀倚靠着,支撑双方的重量,呼吸声在耳畔清晰可闻,嘈杂的心脏跳动的音符交融在一起。

“我知道了。”他闭上眼,呼吸渐渐平稳。


“......”

“再见。”

“后悔了,还是送你下地狱算了。”

“好吧,好吧,再见。”安迷修不适合下地狱,像他这种傻瓜会去天堂的。






评论

热度(21)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