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克創】愛護熟睡的人很重要

本近夏日,那些煩雜凌亂的瑣碎之事自然無法避免,教室的門大開,門口往來者繁多。

但是出奇的,窗外吵鬧的蟬鳴聲、風輕柔吹過的呼聲、人與人之間的交談聲,瞬間都消失不見了。 整個世界都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按下了暫停鍵,只留下髮色似火焰般鮮紅的少年脫去尖銳張揚的外衣,安靜的發出緩慢且悠長的呼吸聲,他閉著眼正在熟睡,嘴角帶著一絲孩子氣的微笑一臉的安詳。

塔克米坐在幸平創真身旁不住捂臉,顯然接收不了自己條件反射的打擊。要說幸平創真之所以能在甜美的夢鄉穩穩沉睡的原因,可全拜他所賜。

當塔克米站在門口目光觸及到幸平創真的一瞬間,他迅速的向前一步走反手關門鎖門,接著快步走到窗邊小心的關上窗戶,為熟睡的少年掩去一切喧囂。做完這些事后他送了一口氣,慶幸自己來得早,換個人估計都吵醒他了。

突然,塔克米發現自己動作的流暢性,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紅暈遍佈臉頰,他臉上的熱度蹭蹭往上升到達臨界值后本來差點爆炸。

其實塔克米本來準備叫醒他的。

唔,真是失策。這麼想著,他拉開了旁邊的座椅,坐上去側身注視著眼前的少年。他仔細端詳著幸平創真的睡顏,看了半天,忍不住想惡作劇的心情。

「戳一下就好了吧,就一下……」

他嘟囔著斟酌了半天,伸手又放下,實在不忍心破壞幸平創真的美夢。

幸平創真眼底那濃重的黑眼圈看得刺人,塔克米搖頭心想:幸平肯定幾天沒好好休息過了,現在就讓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 Bel sogno 」

願你做個好夢……

♢♢♢

實際上他似乎忘記了什麼。

將近半個小時過去了,室內一片安好和諧的氛圍。塔克米手撐著臉,頭一點一點即將睡著了。

門口傳來一下一下的敲門聲。等等,敲門聲?塔克米一下子被驚醒了,他起身走到門口,不出意外的看見一群女生活躍的身影。

隔著門口塔克米尷尬的比劃著,廚藝高超的他擁有比常人靈活很多的手指,可這時他束手無策起來。

塔克米先是不知所措的動作,惹人不禁發出友善的笑聲。然後他惱怒的拍了一下頭想整理思緒,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塔克米單手作出手掌下壓的動作,另一隻手豎起拇指放到唇邊,噓。他想說,小聲一點別吵醒他了。

一向紳士有禮的他說不出讓本是來幫忙的女性離開——這樣不合禮儀的事,來著只能從他嘴唇的挪動,含糊不清說著零碎的話,支支吾吾的言語算是看得出大意。塔克米剛要開口又皺眉不甘的閉嘴,想說又怕吵醒身旁那位淺眠的少年。最后他雙手合十低頭閉眼,再睜開時給了後援會的少女們一個歉意的微笑。宛如天空般清澈見底的湛藍眸色,不同以往那樣溫柔的游刃有餘的微笑,他現在露出的是真實、笨拙的一面。

簡直像情竇初開的青澀少年面對心上人,努力想做到最好,又因為緊張和忐忑手忙腳亂。敏感的女生這麼想著,她們相互對視一下眼神,讀出各自的念頭。掩住了小鹿亂撞的少女心,紛紛向塔克米無聲的告別。

當她們遠離了教室很久,才一個個說出自己的看法。

出奇一致的少女們憋著笑抱怨著:「都有些嫉妒他了,讓塔克米如此愛護的幸平君。」

附和聲也是一片:「是啊是啊,塔克米簡直就像是戀愛了一樣!」

然後異口同聲的說:「真要是戀愛就好了!」她們嘻笑著打鬧了起來,不乏有人擔心的小聲說:「搶的過其他人嗎?」

「擔心什麼,那可是塔克米。」

塔克米帥氣溫柔,廚藝精湛成績優異,對人溫和有禮,看起來簡直無懈可擊,而這也只是對女性而言。對待幸平創真的態度完全不是這樣,他會喜悅、會悲傷、會害羞、會激動、會很多很多……她們沒有見過的很多。只屬於幸平創真那個被塔克米稱之為宿敵的男人。塔克米會露出即使不那麼帥氣、不那麼完美的一面,那樣子就足夠了,足以打動人心了。

漫漫人生路,只此一眼擇一對手為宿敵,為之歡喜為之哀傷。他們相互競爭相互理解,共同踏上廚藝的最高峰。

「想想就覺得,很美好不是嗎?」

伴隨著點頭和讚同聲,腳步逐漸遠去。

♢♢♢

目送少女們遠去,塔克米算是放心了。轉身時他對上幸平創真暖金色的眼眸。被嚇了一跳,不知何時開始,他醒過來了。

幸平創真笑著說:「吶——謝了!我睡的挺好的。」

「所以說,明明是你叫我過來試吃料理的,你為什麼會睡著啊!」塔克米怒吼道。

「哎呀,一個不小心嘛。」幸平創真撓了撓頭,一臉無辜樣,「那現在開始?」

「不用了……」塔克米歎了口氣,他揉了揉眼角,覺得自己能被這個笨蛋氣死。他走到幸平創真身旁,拉著他的手腕往外走。「送你會宿舍,你還是好好睡一覺吧!」

「呃呃呃,新作料理怎麼辦?」幸平創真還是不放棄找人試吃的念頭。

「等你起來做給我就行了!我在你旁邊等著。真是的,幸平,你這傢伙完全不會照顧自己的身體啊,累倒了怎麼辦啊!你可是我的宿敵啊,怎麼可以被區區疾病打倒!」塔克米說得越來越激動,他直接停下腳步,抓住幸平創真的手的力道也是越來越重。最後幾句提高嗓音完全是吼出來的。

「我沒有生病啊。」幸平創真的話一向抓不住重點,避重就輕是他的強項。他倒是不明白塔克米為何如此激動,研究料理是目前他腦袋里唯一目標。

「總之,你休息就好!料理的事再說。」

「嗯嗯,行,別擔心了。」

「我才沒有擔心你!」

他們一路爭吵,最後走向遠方。

END

幾個小時的短打,靈感來自與午休被吵醒的痛苦。

創真君有人肯愛護你,真好。

我就不指望了。

我並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系列,困。~zZ

這次可真是招待不周!

下一篇依舊是塔克創,碼了一點。考試文言文的失敗,以至於產生寫文言文中故事的劇情。

有r18的內容……總之是考試的怨念。

其實這篇創塔克無差╮(╯▽╰)╭

评论(5)

热度(62)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