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全员】套路玩得深,谁把谁当真


纯搞事情的游戏设定

纯吐槽向,cp你看看就好

私设一堆,不要当真

作者有病

////////

比赛先决条件:欧洲VS四大洲

每人的角色主题不同,双方队伍需要互猜。猜对得人可获得优势,虽然是小组对抗,但也会产生个人冠军。

玩游戏啦,不要认真!安全第一。





01


被邀请的十三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大奖赛出场选手,现在才是一决胜负的时刻!


战斗现在开始打响!King of Game,决定吧!谁才是称霸冰场——次世代的王者!


「这种中二病爆表的台词到底是谁想的啊……」






02


色彩斑斓的的演播厅,恶趣味的爱心图案和金黄色巨大的皇冠造型,暂时用黑色的幕布所遮掩。但彩色的气球悬挂在半空暴露无疑,灯光照射显得格外童趣。透明的舞台升降式,镶嵌在棕色条纹的地板砖上。


勇利整个人一种崩溃的气势,他低头蹲在升降台的底下,做着随时的上台准备。一旁的造型师为了迁就他的位置,干脆一屁股做到地上。手里三根毛刷准备就绪,为勇利的脸上最后一道定型,还在他的眼角处扫了金粉。造型师用一种狂热的目光上下打量自己的作品,左边看看满意,右边看看还是满意。


「不错啊,小伙子,眼睛大刚刚眼线没花多少功夫就搞定了,省了我不少事啊!」造型师赞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差抱着勇利亲上一口了。勇利没多大反应,嗯嗯嗯,他呆滞的点头,一副不能接受现实的样子。


看的造型师连连摇头,「精神点,好!算了,算了,看你配合。」造型师从背后掏出一罐特效妆的材料,给勇利眼角画了个雪花样式的点缀,脸颊上还画像小丑一样单边的水滴。


今天胜生勇利的角色主题定型是小丑,本身身着却是燕尾服似的西装,衣摆绣着银边的十字,下身搭配黑色灯笼裤,脚下的高筒长靴缠绕着蝴蝶结,鞋跟上还雕刻金色的花。宝蓝色的领带铺满星星月亮,胸口别着白玫瑰和闪烁蓝宝石顶端的钢笔。

从内衬的口袋能掏出麋鹿纹章的怀表,造型师给他还带着半月形状的单片眼镜,银质叶图案的袖扣安稳戴在手腕上,手里塞进一件长袍带着斗篷的外套。



由于勇利一再拒绝花哨繁琐的服装,造型师只好准备经典款的但心意十足的燕尾服,出于恶趣味加上灯笼裤。整体上还是偏于简款,但细节部分造型师花了大心思细细打磨。努力做出低调华丽的感觉。



我真是太机智了。造型师不禁为自己点头,「这个帽子就算了,丑。」造型师随手丢掉道具组准备的粘着精致蓝色的花加羽毛的圆帽。勇利的刘海早已经仔细梳好,上了层层发胶固定,造型师左瞧右看,拿了个黑色小皇冠,牢牢的用发卡固定在勇利的头上。



「嗯嗯,这样就好了。小王子,你可以准备出发了!」造型师捂着脸,少女心爆棚一般发出尖叫。「我在台下会为你鼓掌的!啪啪啪!」造型师收拾好道具,再次看着勇利,上下点头满意极了。随后挥一挥衣袖,不带着一片云彩,溜之大吉。



「我接受事实了。我做好准备了,你可以的!胜生勇利,相信你自己!一切皆有可能,我能赢!」



勇利絮絮叨叨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还有催眠意味不断重复。至此他还没发现自己到底被打扮成什么样子,他只知道的是,刚刚那位造型师把他当成洋娃娃那样,脸上折腾了数个小时。而在勇利昏头转向时,拒绝无数次华服后被塞进这套服装。



他没来得及看镜子一眼,造型师就开始收拾细节部分。强迫般系好蝴蝶结,勇利一路被拉到升降台下方,上最后的底妆准备出场。勇利摇头,不准备在乎脸上的妆容。就算在奇怪,下台后也是要清洗掉的,他如此安慰着自己。



勇利扭头看着旁边的为选手们准备的电视屏幕,舞台的特效倒是出众,他默默点评,现在正在试验最后的灯光效果。镜头一转,勇利惊讶瞪大了眼睛,什么时候现场还配备弦乐团和摇滚乐队,为JJ准备的摇滚还能理解,但钢琴是怎么回事???勇利目前深刻觉得自己上了贼船,其实这是个歌手比赛。他悲伤的想着。



哦,我五音齐全没事,也不用担心批集了。勇利松了口气,他乐天的想着,输了也不要紧,我还能听维克托唱歌呢,多好!


至于赢得人,勇利觉得自己可以奶一口JJ。他都有自己的主题曲了!勇利眨着眼睛猜测着,其实主办方是他的粉丝,为了让他能拿个冠军也真是辛苦了。


我更想听维克托唱歌啊,什么时候才能上场呢?







03


虽然King一定是JJ的!唱歌我也不会输的!但是不,这个锅我不背。如果JJ听得到的话,可能摆出标志性动作做出以上发言。



可惜他待在另一边的升降台对着镜头凹造型,于是就容不得各位选手的轮番猜测了。







04


维克托在雅科夫的监视下没有作妖,自己找好了服装,研究上场的造型。


事实上,他不止一次准备偷溜出门,提前去看看勇利的造型。然而这都被英明神武的雅科夫所阻止,接着被痛骂一顿。维克托从来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不准备接受教训。


「不知道勇利现在怎么样了呢?」维克托眨着眼睛,继续寻找着摆脱雅科夫的方法。



「勇利,等着我吧。马上去见你。」





05

「我要走,不接受暗箱操作的比赛。」第一时间发布看法的是李承吉,他随便把手中等身高的布偶抱枕丢下,长条粉色兔子肚皮一圈白,长着一张萌萌哒的脸,眼睛是Q版,露出一对拟人的门牙。


李承吉一直嫌弃但安静的抱在怀中,现在他冷漠的瞧着一旁的工作人员。指着屏幕上的乐队阵容,「我可以自己带乐队的。」说完他又蹲下捡起那只布偶兔。


What happen?工作人员一头雾水,你说什么?这几个字深深印在脸上。实际上刚刚他还觉得李承吉非常配合工作,比起其他选手对服装的挑三拣四。


李承吉非常坦然穿上这套粉丝系童趣味十足的服装,粉色衬衫加纯白领带,风衣样式的白大褂,可爱的棕色小熊别在外套衣领位置,下身裤子镶满闪光的粉色亮片,腰带由大大的几个镂空爱心组成,脚下是卡通图案的板鞋。


节目组为其准备的各式布偶,李承吉也没有拒绝,最后用眼神示意选择了相对正常的长条布偶。但当造型师准备更加过分,递过来萌系猫爪手套。


这样不方便,没有什么效率,出场后就要脱下来。李承吉冷漠打消了造型师进一步的妄想。就此打住后,他拖着布偶走了一路,高挑的布偶频频惹人注目,李承吉完全没有在意旁人的眼神,到达升降台时单手稳稳抱在怀中。他现在造型极其具有童话气息,跟他本身角色主题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李承吉注视着屏幕中的乐队,如果是唱歌的话,他默默低头瞧了一眼布偶兔,兔子纯真的眼神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他想:不是特别重,单手也能拿话筒,还是抱着吧。


一旁和事佬的教练瞪了一眼李承吉,向工作人员表达歉意的同时一脸骄傲的说:「比唱歌的话,承吉是不会输的!」


不不不不,你在骄傲什么啊,这对教练的选手吃枣药丸啊。工作人员擦着汗,鞠躬赔礼道歉,顺便解释这不是一个唱歌比赛。


李承吉认真的执着的眼神,直直看着工作人员。你别骗我,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写着这样几个字。随后扭头不理会工作人员的解释,他用着一种向往的带着小星星的眼神对舞台上摇滚乐队望眼欲穿。虽然旁人是完全看不出来他感情的变化。


比唱歌就好了呢。他期待的想着。抱着兔子,我也不会输的。






06


跟李承吉的不怂、不方,不就是比唱歌吗?这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迷之自信比起来,其他选手的关注点也有点奇怪。大部分都在纠结造型,完全没有即将参与比赛的热情。并且一致认为,唱歌让JJ一个人上就行了,世界和平。万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多么崇高的奥林匹克精神。



「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管JJ去死啊!还有开什么玩笑,这衣服我不穿,想都别想!」尤里比中指表达对JJ的排斥,并且用厌恶的表情拒绝造型师准备的服装。


「换一件,不然我转身就走。」尤里严肃正经的表达,他捏着手帅气的指了指门口,一字一句的说清楚:「我说到做到。」


反正现在雅科夫不在,现在维克托应该让他头疼的要死。如果不赶快解决这件鬼衣服,尤里翻了个白眼,要我穿这个上场,我还是去死算了。



造型师烦恼的摇头,「好的,我换,你开心就好啰。」她手里其他人自然是没这种待遇的,可谁叫尤里长得好看呢。这个年纪的小男孩,肤白腰细腿长,长相精致素雅,不穿洋服这是可惜了。

造型师叹气看着手里小洋装,心想我连裙撑都给你准备了。再看看尤里皱着眉一脸坚决不干,我马上就走。连皱眉的好看,造型师内心冒着粉红泡泡,重新换了一套准备方案。



尤里在心中比了个Y,但他还不知道,什么叫: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希望接下来的时间里,在雅科夫回来之前,他能赶快打消这位造型师给他穿女装的念头。




望天,尤里任重而道远啊。







07


波波维奇被忽略的很彻底。但他想,不,波波维奇瞟了一眼……旁边凹造型的JJ。


真是年轻啊。波波维奇目光深远长久仿佛看到从前的自己,我不会是最惨的。






08


季光虹——中国小可爱,自觉十七岁,青春永存。他向造型师提议无数次,季光虹深刻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帅气的造型登场。



「熊猫不好吗?」造型师笑眯眯举着一截竹子。



季光虹内心含泪,现在外国人看中国人都是看熊猫。「熊猫是很可爱,但是。」他指着竹子,双手比了一个叉。「我想要,不,我需要个帅气的造型。」



于是他最后得到的,非常正常非常帅气的唐装。整体呈军绿色,团花图案印在衣角处,前衣片共七枚由纽结和纽袢两部分组成精致盘扣,葡萄大小却也造型别致、做工精良。上衣中心开口的立领、对襟的样式,领口与门襟止口处用镶色料滚边。长长的水袖搭在手腕处,肩部处内装垫肩,左右摆缝处开摆叉,配上缎面的绸裤 ,黑色简朴的布鞋。


「你是个好人!」季光虹对造型师发出好人卡。并且拒绝带上熊猫帽子上场的准备,他看造型师实在可怜,心心念念中国的熊猫。于是表情仁慈的拿起竹子,向造型师展示一下,表示可以带这个上场。



「你也是个好人!」造型师握着季光虹手腕处堆积的水袖摇晃着,而被反发了好人卡的季光虹苦笑不得。





09


萨拉还在劝米奇上场。只见埃米尔大义凛然笑嘻嘻的拖着米奇前进,米奇多次挣扎未果,终于惨遭毒手。放手,他尖叫着努力挣脱,无果。


萨拉向两人挥挥手,笑着说,「我想先去看看李承吉。等会儿在台下看着你们的表现。加油!」


「萨拉,不要去找他啊!!!!」





10


奥塔别克边扶着头上巨大的魔法帽,边拖着古朴的貌似魔法扫把。他准备去探望一下尤里,顺便接受到节目组的关切问候,大意为:劝劝这位小朋友接受事实的残酷,造型师也不容易的。


我帮不了你的。他坚毅的表情无一不在诉说着。


虽然下一刻,他就被某把枪指着头,背后的人恐吓道:「别动!」奥塔别克扭头看见了一脸笑意的雷欧。


「要陪我去找光虹吗?」雷欧似乎看出奥塔别克的为难之处,他笑眯眯提议道。


「嗯。」奥塔别克点头,「事情就是这样了。」他看向跟随他的镜头,摇了摇头。


尤里,加油吧。奥塔别克想着远方的挚友,默默为其祝福着。




11

克里斯的镜头暂时被和谐了。




12


「大家,还有半个小时就准备上场了!」


「我是今晚的主持人,批集·朱拉暖。祝大家有个美好的夜晚!Let's party!好戏现在才要开始呢!」





tbc




没想好其他人的服装设定。就是写着好玩。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8)

热度(160)

© Ki | Powered by LOFTER